扣人心弦的小說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狂衝猛殺熱推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帐外哭号震天,乱作一团,整个大营人马践踏、惨不忍睹。
这哪里还是那支曾经纵横欧亚、打下阿拉伯帝国辽阔疆域的当世强军?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豚犬羔羊一般任人宰割……
叶齐德又黑又红的一张脸已经苍白无人色,摁着佩刀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这就要败了?
难不成要全军覆没?
自己征伐天下、成为哈里发继承人的梦想就此破碎了?
尤为让他不解的是,自从踏足西域以来,唐军一败再败、一退再退,多少城池都沦陷在阿拉伯人铁骑之下,可唐军却退而不乱、败而不馁,每退至下一座城池,依旧士气饱满坚守城池,绝无畏惧。
可自己麾下二十万大军足以投鞭断流、横行无忌,却为何仅只是被万余唐军这么突袭一下子,便这般溃不成军?
自己一支引以为傲的阿拉伯勇士,难道与唐军想必居然有这么大的差距?
……
“大帅!赶紧撤吧!”
“咱们退后五十里,稳住阵脚收拢溃兵,定能阻止唐军突袭!”
“唐军虽然剽悍,但他们只有万余人,且具装铁骑不耐久战,只要咱们退后稳住阵脚,唐军只能退兵!”
周围部下七嘴八舌,各有建议。
叶齐德回过神来,也知道眼下非是沮丧之时,总不能让唐军一直这么恣无忌惮的突袭冲杀……
他忙问道:“前边攻城之军队可否撤回?”
若是攻城的军队能够及时撤回,就会形成一前一后将唐军夹在中间的态势,到时候拼着伤亡将这支唐军包围起来,让其插翅难飞!
身边部下疾声道:“弓月城内的唐军已经弃城而出,将攻城的军队死死拖住,他们根本回不来啊!”
唐军的战斗力摆在这里呢,一旦前边攻城军队极力撤退,被弓月城内的唐军死死咬住,别说伤亡多大了,搞不好都有可能全军覆没。所以工程军队只能且战且退,不敢全力后撤。
等他们撤回来,中军怕是已经被唐军的具装铁骑踏平了……
“哇呀呀!”
叶齐德大叫一声,将胸腹之中郁闷愤怒之气宣泄而出,狠狠一挥弯刀,咬着牙道:“撤撤撤!后撤三十里,稳住阵脚集结军队,咱们再图反击!”
七八万中军居然被万余唐军一冲而散、大败亏输,这等情况简直令他无地自容!
等到此等战绩传回大马士革,可以想见父亲对自己如何失望,那些反对者又是如何落井下石、嘲讽讥笑……
亲兵、部署护着他骑上战马,一路向西南方逃遁,直奔扎营在天山脚下的后军而去。
整个营地乱成一团,在唐军突袭冲锋之下丢盔弃甲。
具装铁骑的确是战场之上的大杀器,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与杀伤力,但这也意味着机动力不足,而且人马具甲需要消耗极大之体力,故而难以持久。
轻骑兵护着左右两翼,与具装铁骑一顿狂冲乱杀,简直如入无人之境,敌军惊惶错乱一盘散沙,根本不曾组织起一次像样的反击,任凭具装铁骑在营地内横冲直撞,所至之处尸横遍野,无数阿拉伯兵卒哭号逃窜。
右屯卫自东向西而来,直插敌人中军,一阵奋勇突袭狂猛冲杀,硬生生自敌营西边杀出,将其营地整个凿穿。
万余骑兵杀透敌营,绕了一个弯又转会来,看着火光冲天人影幢幢的营地之内尸横枕籍、溃兵如狗,不仅大呼一声畅快!
房俊浑身浴血,手持横刀,冷冷的看着混乱不堪的敌营,刀锋指着弓月城方向,大声道:“咱们杀回弓月城,与安西军一起将敌人前军包围,杀他一个干干净净!”
“喏!”
数千人齐声应诺,固然人马俱是大汗淋漓,口鼻呼吸之时喷出阵阵白雾,却是各个精神抖擞、士气高涨,这一生应诺更是声震霄汉,在漫天风雪之中决荡层云、响彻四野。
“杀!”
房俊一马当先,向着弓月城方向杀去。
敌军攻城之军队足足数万人,安西军不可能将其全部拖住,只要有一般人撤回大营,就会与敌人中军形成夹击之势,将右屯卫围困当中。那个时候敌军占据兵力优势,若是不计伤亡的围攻上来,右屯卫丧失了骑兵机动性,就算火器再是犀利、兵卒再是勇猛,怕也是好虎架不住群狼,极易全军覆没。
而这般向着弓月城冲杀,则正好截住从城下撤下来的敌人前军,与衔尾追杀的安西军一前一后包了饺子……
数千铁骑在他身后纷纷加速,在雪地之上展开阵型奋勇冲锋,蹄声如雷,气势如虹,亲兵更是纷纷跑到房俊前头将他护卫在中间,免得被敌人流失射中。
跑出去不足十里,便迎头与撤回来的敌人前军遭遇。
右屯卫兵卒毫不减速,就那么狠狠的撞进敌军阵列之中,铁骑铮铮,刀光凛凛,弩箭、震天雷雨点一般投射进敌军人群之内,所至之处鲜血迸溅、残肢横飞,惨烈至极。
自弓月城下撤回来的阿拉伯军队总计将近五万人,乌泱泱的布满目光所及的所有土地,但是由于撤退之时阵型紊乱,又被安西军衔尾追杀,根本毫无阵型可言,陡然遭遇右屯卫的突袭,猝不及防之下顿时一败涂地。
无数阿拉伯兵卒在旷野上四散奔逃,不辨东西,只知撒开两腿逃命,哪里还管校尉将军的呼喝命令?
旷野之上,大雪纷飞,唐军追着无数豚犬一般疯狂乱窜的阿拉伯兵卒恣意斩杀,一时间天昏地暗、血雨飞溅。
这一战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唐军杀得双臂无力、两腿发软,连手里的横刀都卷了刃,终于杀透敌阵,右屯卫、安西军齐齐碰头。
敌军已然溃不成军,在黑夜的雪地里亡命奔逃,唐军骑兵五人一伍、十伍一队,分散开来追杀溃散之敌军,苍茫大地上上演着一幕幕惨烈至极的杀戮……
两军阵前,一杆绘着交龙、燕尾状旒带的青龙旗与一杆系着五色羽毛的旞汇合在一处。
青龙旗乃是皇帝与诸侯出征之时所用,皇帝绘升龙、诸侯绘交龙,帝王青龙旗上的旒带为五色,诸侯则为一色。
这是房俊的旗帜。
旞是师帅的旗帜,薛仁贵虽然只是安西都护府的司马,却代表着大都护李孝恭。
两杆大旗之下,薛仁贵率先自马背之上翻身跃下,上前两步,单膝跪起施行军礼,大声道:“末将薛仁贵,恭迎越国公!安西军上下多谢右屯卫袍泽千里驰援,越国公公侯万代、威武盖世!”
在他身后,无数安西军兵卒满脸崇拜激动之色,纷纷振臂狂呼:“威武!”
“必胜!”
巨大的声浪在旷野上震荡翻滚,将漫天雪花都搅动得凌乱喧嚣。
房俊也从马上跃下,快步上前,俯身握住薛仁贵双臂,将其搀扶起来,大笑道:“安西军也好,右屯卫也罢,皆是唐军序列,手足袍泽!安西军独守西域,与强敌连番血战,不曾丢失吾大唐军人半分尊严,吾甚为敬佩!如今,你我两军合为一处,当斩杀敌酋、驱逐鞑虏,收复国土!”
“驱逐鞑虏!”
“收复国土!”
热烈的呼喊在大地上响起,两军兵将尽皆士气高涨!
安西军独守西域,面对强敌虽然屡屡丢失城池,却始终步步为营,歼灭敌军数万,掌握着主动态势。
右屯卫一路西来,先后于大斗拔谷、阿拉沟歼灭强敌,威风赫赫。
两支强军会师,足以击败世上任何一支强军,更何况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大食军队?
胜利之曙光已然隐现,之前步步后退、丢城失地的屈辱即将洗刷,天地之间,再无强敌可在唐军面前嚣张!
房俊将薛仁贵扶起身,重重拍着他的肩膀,赞赏道:“太子与吾在关中时刻关注西域战事,仁贵,做得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