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ba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第534章 入侵前夕相伴-fycg7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小說推薦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长老们纷纷议论了起来,但是这次异常的激烈。
“一派胡言,简直是一派胡言,海利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们需要的是证据,而不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
“那个异魔呢?我倒是想见见它。”
多数还是不信任的声音,海利格当然也想过这种情况,但是无论如何,无论有什么结果,他都必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长老们,至少也要给他们一个警告,希望他们能够预想过这样的情况。
“那按你说的情况,如果异魔真的形成了军队,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应对?”
忽然,大长老秋钟开口问道,这个问题让海利格既感到高兴,也感到紧张无比。
“观星大人!我们并不需要他的看法,而且这个观点是荒谬的!”
無雙武神 九都未央
“是的观星大人,如果是这种情况,我认为应该向各部族发出支援请求,加强防备……”
其它长老纷纷反对,这就好像影响道了他们的权力一样,让他们感到不悦。
玩轉天下之公主駕到
然而观星者秋钟却叹了口气。
“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坐在这里知道的,我认为一个常年在异魔之地的人,能够给我们一些有用的建议。”
他淡淡地说道,随后看向海利格。
“既然你敲醒了黎明之钟,想必已经有了觉悟和想法,不妨畅言一番。”
海利格咽了一下口水,他能够感受到长老们的敌意,但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親臨東周
“是大长老,我认为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并让其它部族加紧防御,提防异魔的入侵。既然对方是军队的行事,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入侵和以往那种鱼贯而入的袭击不一样,他们能够造成更大的危害。我们不能让他们踏进我们的领地,更不能让它们在外面站住脚跟,不然我们的领土只会一点一点被蚕食。”
他的一番话让那几个提出意见的长老很不满,他们的脸色难看,有的一直在摇头。
“这只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我们花了那么多年建立的防御工事难道是用来看的么?”
“猎人就该去干猎人的事情,不要对全局计划指手画脚。”
有的长老说话更难听,海利格明白,每一个长老都代表着各自的种族,虽然他们联合在一起,但是联盟中每一个种族都不是平等的,强大的种族地位越高,越有话语权,这些种族派出的猎人数量也是最多。联盟中有一个规矩,立下功劳的人都能过提升自己种族的地位,地位的提高能够让自己的种族能够从联盟中得到更多的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猎人会成为一个备受尊敬的职业,他们是在为自己的种族争光。
“嗯,我们听到了你的想法,还有其它要说的吗?”
大长老问道。
“不,没有了。”
海利格低下了头。
他能够感受到那血冰冷且充满敌意的目光,独角鬼并不是大部落,他的所作所为会被其它族视为一种挑衅。
“各位长老,你们有什么看法?”
萬毒至尊 查理一世
“这显然是不合法敲钟之法,我认为……”
长老们激烈地争论了起来,海利格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自己的长老玛札,他受到了很多长老的攻击。这段时间很漫长,很煎熬,时间仿佛过去了一年之久。
最终,判决还是出来了,在证实海利格的信息属实之前,他必须要待在牢房里,独自反省。
……
一只扭曲魔快速地移动着,它的四肢像是鞭子一样疯狂晃动,让它像是一个陆地上的车子一样冲了上去。
它追赶着前面奔跑的两个人影,忽然,它飞了起来,朝着一头白发的少女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对方转过身,对方的右手出现了一道白炽宛如金字塔一样的火光,下一瞬间它的身影便被火光吞噬。
“啊~呼~啊~呼~”
兔先生在前面喘着气,它累坏了,看来它虽然跑得很快,但是耐力不高。跑了一大段路,玲奈也只是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罢了,虽然这多亏了身体里那些魔力构成的血液,它们能够迅速地将氧气带到全身。
“逃到这里应该没事了。”
玲奈叉着腰,回过了头,她皱着眉,内心一直有些忐忑。
那个异魔,让兔先生无比恐惧的家伙,玲奈从未见过那样的魔力,宛如黑夜的幕布一样,只是看一眼,就感觉自己要陷进去。
忽然,她响起了那半截铁矛。
“你看得懂这些文字吗?”
玲奈拿着铁矛走到兔先生的面前。
兔先生还惊魂未定,它擦了擦嘴巴不断流出来的口水,或许这不是口水,当它剧烈运动的时候,就会像这样拼命地流口水。
它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是……这是猎人……的文字,我也不知道。”
果然和玲奈想的一样,她皱了皱眉,这里可能有重要的信息,比如击败那个的异魔的方法之类的。
看着手中的铁矛,她陷入了沉思。
前面或许有更多这样危险的异魔,她看到那两名被杀死的卫蜂后,忽然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安。
她也可能会被杀死。
看着玲奈皱着眉,兔先生站了起来。
“太可怕了,我们不能继续前进了,那家伙我从未见过,它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它得到了力量。”
它的话引起了玲奈的注意。
“力量?”
“嗯,造物者的力量,啊!!我们不会有胜算的。”
獨步弒神
超次元卡牌對決 真紅之眼
兔先生双手抱头,似乎感到非常痛苦。
那是造物者的力量?
玲奈心里一沉,这也意味着造物者远比那个异魔要厉害。
她想到了与混沌虫融为一体的伊莎贝拉,如果这次也是那种对手,那她会像上次那么幸运,在世界之树、小森人还有球先生的帮助下战胜对手吗?
经过这几个月,她变强了,但还是远远不够,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造物者真的如此强大,那么兔先生为什么要让她去挑战它?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能够彻底杀死异魔?亦或者它以为自己厉害到那种程度?
不对,它很擅长观察与评估敌人的实力,它看过玲奈的战斗,很清楚自己的力量。
那难道是陷阱?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现在它让自己逃?
“喂,兔先生,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