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ukb熱門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 起點-第三百九十六章 強行不輸分享-3g4dr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想要以重钧意来抵挡对方攻击,但是却没想到这一次的重钧意却是没有能够发挥太好的效果。
重钧意讲究的是心负万钧万法不侵,但如果对方的杀伤力超过‘万钧’级别呢?
灯焕元君终究是一个老牌元婴,虽然境界上还不到洞冥只是分神,但是一身法力凝练浩瀚,又岂是先前那个宗川可以比拟的?
这胧灯幻火符更是他进入元婴之后开始回顾自身所学,然后一点点地创造出来的专属符箓……于是很自然的,这道符中可是有着他自身真意加持的!
就像先前灯焕元君以‘天元逆镜符’无法反弹苏礼真意加持的剑气一样,此时苏礼的重钧意也只能迟滞对方却无法彻底将之阻隔。
眼看周围那不明虚实的灯火就要围拢上来将他围杀当场,苏礼一时半会儿无法分辨这种攻击的真假,但是在心念电转之下就已经找到了破解之法……
不刚,溜就是了。
于是他一个土遁,十分麻溜地就离开了原地,然后换个地方出现在了这演武场的一角,看着那一片灯火合拢一团形成一片巨大的火光。
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打空了啊。
说真的,这胧灯幻火符本不应当如此轻易就被躲过的,毕竟那灯火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并且速度不慢,并且有灯焕元君的元婴意志锁定。
網遊之瘋狂另類
可是苏礼的重钧意能够迟滞攻势,而土遁术却是加了料的……他是以渡厄遁法来进行土遁的!速度更快,甚至能够摆脱元婴真君的意志锁定。
所以在灯焕元君的感知中,原本他是锁定得好好的,结果却是陡然间失去了苏礼的踪迹……
但是不怕,这胧灯幻火既然是他的自创符箓自然是能够得心应手地施展。苏礼能够躲闪又如何?
却见那已经合拢的灯火竟然一下子又分裂了开来,然后追着苏礼出现的方向又是聚拢过去……
这种情况让苏礼知道自己终究是不能再稳稳地站在那里输出了。
都市之無限風流 狼的故事
一直以来他因为重钧意的厚重,都是习惯了以一种巍然不动的状态来应对一切敌人。
但这种姿态在面对硬实力更强的元婴真君时却显然是不够用的……巍然不动或许只是让对方难以攻破防御,但以弱胜强要想获胜却必须剑走偏锋。
虽然说苏礼用重钧剑用得极顺手,但对于他来说这却只是‘稳定虐菜’的装备,要想逆风翻盘,却要靠另外的招数。
于是他想也不想地将重钧剑往后一丢,落在了场地一角的空位上。然后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好久没用过的冷芒剑。
周围观战者看了都是一头雾水,这剑崖圣子还能临阵换剑的?这种做法可是与先前剑宗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啊。
但是吧……理论上这个时候苏礼弃重钧而改用冷芒,对于玄虞子来说应该是一种羞辱吧?可他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感觉浑身轻松。
而原本应该是感到高兴的玄素却是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小子不会又把她的剑法施展出什么奇怪的形状来吧?
这对于最重视传承也是以传承为荣的修真界来说,也算是一番奇景了……
花都保鏢
苏礼换了一柄剑,没有了重钧剑的双倍加成,苏礼的重钧意明显不是太能够滞塞这些灯火的围拢了。
但是他不需要了,因为他已经从笨重的‘战士装备’换成了‘刺客装备’。
就见他脚下一滑,便是渡厄遁法发动,整个人就已经于虚幻中完成了一次遁法。甚至都没有用土遁,而是直接从那些灯火的缝隙中穿了出来,然后直愣愣地冲着灯焕元君上了!
他没有像传统刺客那样喜欢绕后攻击,就是这么明明白白地怼脸上了……
可是偏偏速度极快,在仓促间使得灯焕元君简直毫无应变办法……一手维持天元逆镜符,另一手维持胧灯幻火符,灯焕元君现在除非能够用脚来继续画符,否则就是应变不能。
他还真的选择了硬抗,因为他不行自己元婴化神修为的防御会扛不住苏礼一个金丹真人的攻击。
然后苏礼就一剑捅了过来……
玄寒千芒剑!
这就是怼脸爆输出啊。
癡情女孩薄情郎 流淚的魚
一霎时,那冷芒剑上爆发出了无穷的寒芒,全部加持着苏礼的玄寒真意、水之真意还有穿云意。竟然是做到了全部意志加持,以至于那镜符竟然难以反弹任何一次伤害。
而灯焕元君也是被这近距离怼得难受极了,不得不加大法力输出来维持防御。要是被个剑崖教的后辈这么简单就破了防,那他的脸也是要被丢尽了。
苏礼在尝试了一招贴脸输出之后马上又一个渡厄遁法跳到了远端,这个时候灯焕元君的胧灯幻火才姗姗来迟在其身边围了一圈。
不得不说这一招符法的光影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让灯焕元君有了一种‘那人便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啊呸~
苏礼干净摇了摇头给自己换换脑子,肯定是最近和舞阳呆得时间长了变得有些奇奇怪怪了……不行,为了让自己保持正常,这次事情完了一定要对那个家伙做点什么才行。
在与元婴真君对战的时候他还能胡思乱想,这思路也正是够跳跃的了。
大燕女提刑
脑子里虽然胡思乱想,但是苏礼却还是定下心来盘算如今的局势……以现在的手段要赢恐怕很难,除非他不顾自家大佬们的面子使用本命符箓。
与此同时灯焕元君也觉得很是为难,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苏礼战成这么一副不上不下的样子来。
攻,他竟然无法捕捉到苏礼的身影。
防,又不敢任由苏礼施为。
一个金丹真人竟然强横若斯,这剑崖教真的是太横了。
其实算上修为因素灯焕元君知道自己已经算是输了,一个元婴分神境的真君竟然对金丹真人束手无策,这本就是一种失败。更何况目前的形式看似势均力敌,但实际上却是苏礼进退由心他却变得只能被动应对……明眼人心中,双方其实早就已经分出了高下。
至此,苏礼在东洲修真界之中的确是已经名声大噪了。他能够以金丹修为力敌元婴而不败,这就已经彰显了剑崖教的兴盛之势……待到来日苏礼晋升元婴,这天下除了阳神真仙又还有谁能治得了他?
剑崖教威慑东洲的计划,其实到这个时候就已经实现了。
所以这个时候作为剑崖教副教主的姬练恰到好处地站出来说了一句:“此战就当是双方不分胜负如何?”
“那便如此吧。”灯焕元君如释重负,他是真的不想再和苏礼斗下去了。虽然还有一两手天元一气宗秘传的绝招压身,可他没有办法破解苏礼的渡厄遁法,那么这些绝招再厉害也是没用。
姬练终究是能够在剑宗处于低谷时苦苦支撑并且重新壮大的中兴之主,他深知有些时候不胜可要比胜了更好。
就好像此时给了灯焕元君一个阶梯下,整个天元一气宗就都不会再刁难剑崖教了。
深知因为这一战,所有人都知道了苏礼的难缠,以至于不到四大宗门元婴分神实力级别的人都已经没有资格再出言挑战了。
而四大宗门内其他分神境强者又不敢轻易下场了……灯焕元君还是很有些名气的,他的似平实败已经足够给他们敲响警钟,被一个金丹真人逼到那种境地可不是一件涨脸的事。
至于洞冥境的大修士就更不会主动下场与苏礼作战了……开玩笑,洞冥境和元婴其他境界有着十分明显的差别。元婴期去挑战苏礼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要是再让洞冥境的去挑战,那这些前辈修士还要不要面子了?
重生之絕品驕子 泊舟
这便是让苏礼来迎战天下人的好处了……他轻易就能把这些原本想要挑衅的人给梗得发作不得。
只是剑崖教真正的敌人始终不是这些东洲本土门派,苏礼真正的挑战还没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