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vegx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txt-第四章 全都是套路展示-v9o1y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深夜,一弯孤月。
南城观里,净室内亮着烛火。
杜兰客看着兀自一脸颓丧的徒弟,叹了一口恨铁不成钢的气。
“没进去里面?”他问。
“进去了。”徒弟嗫嚅着道:“但是深浅没试出来……”
“什么意思?”
“他……他太深了!我根本感觉不到边际啊……”
“我将聚阴丹扔进那井中,强化过的鬼物出现还没有一息时间就被他一剑斩杀了。然后我的隐身符箓也躲不过他的眼睛,被逮了个正着。”
弟子提起来的时候还有点后怕。
“你被抓住了?”杜兰客立马担忧地看向徒弟,极为关切地问道:“没把为师供出来吧?”
“没有。”徒弟毅然地摇摇头。
杜兰客欣慰地拍了拍徒弟的肩膀,“真不愧是为师的爱徒。”
徒弟看着师傅如此的嘉奖,把“因为他没问”几个字默默咽了回去。
过了会儿,杜道长又问道:“那他们就这么放你回来了?”
神級特種兵王 小小青蛇
“没有那么简单。”徒弟道:“他把我身上的一葫芦聚阴丹拿走了,还说……还说明天再送两葫芦过去,这事儿才算完……”
“几葫芦聚阴丹……”
杜道长肉疼地抽搐了一下脸颊。
南城观小家小业,炼制几炉聚阴丹殊为不易,那一葫芦都用了好多年,这一晚上能许出几葫芦去?
娘親好霸氣 紫色流蘇
遊戲裏程碑 孤翼
“既然他们都没问你的师承,想必不送回去也没事的。”
谁知徒弟正色看着他,极为认真道:“师傅,做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呢?”
“嚯。”杜道长一脸诧异:“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觉悟这么高。”
拳壇神 奮進小
徒弟讪讪地笑了笑,“那个……我走之前跟他们发过毒誓了。”
“做不得数的。”杜道长一摆手:“只要你对道祖虔诚,什么毒誓他老人家都会替你挡住的。”
“我说明日我要是不如约送到,就让我父母双亡、师尊暴毙、同门死绝,孤苦伶仃地终老残生……”
“开炉,炼丹。”
杜道长二话不说,长身而起。
“嘿嘿。”徒弟长松一口气,道:“那这事儿就算完了。”
“完了?”杜道长脸色铁青,“哪有那么容易!”
“师傅……”徒弟立刻又紧张起来:“德云观虽然人手不多,但是那小道士实在是个硬茬子,咱们别……”
“不必多说。”杜道长一抬手:“这次是我们的手段太直接了,试探……其实没必要自己出手。”
徒弟默默地看着他,心说你要早这样想该多好。
十二生肖大戰十三香 麻辣元子
杜兰客正要出门,忽然又回过头,瞪了徒弟一眼。
“记得下次发誓,不要牵扯到别人。”
……
德云分观。
李楚闭着眼坐在院子里,膝前横剑。
狐女走过,问道:“主人,刚才为什么不问问那个人是谁派过来的啊?”
“问了他也不一定会说实话。”李楚道:“让他付出些代价就可以了。”
“可是……不知道暗处的敌人是谁,总归有点……”狐女还是有些担心。
“谁说我不知道?”李楚反问。
“嗯?刚刚你不是没有……”狐女没听懂他的意思。
“刚刚还不知道ꓹ 但是放了他,就知道了。”李楚睁开眼ꓹ 眸光清亮。
方才他以心目一路追随着那弟子回了南城观,确定了这人的来处。
事实上,在他回去之前ꓹ 李楚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毕竟初来乍到,有理由来给他们下绊子的ꓹ 无非就是同行。
会有直接竞争的,也就是这一家。
正说着话ꓹ 前方井中阴气翻涌ꓹ 今夜的第二只鬼物钻了出来。
“好疼啊——”
一只通体鲜红的剥皮鬼顺着井沿爬上来,每爬一下,都是一个鲜红的血印留在地上。
爬出来,它就看见了淡淡地望着它的一对男女。
眼神中都很期待似的。
魔鬼主教 遠古萊德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運作:搞定項目的秘密
剥皮鬼愣了愣,但是不管,它继续兢兢业业地完成任务,阴森吼道:
“可以把你们的皮给我嘛——”
“喏ꓹ 给你吃。”
李楚抬手,丢出一颗透着寒气的青色丹药ꓹ 丹药骨碌碌滚到剥皮鬼面前。
嗯?
剥皮鬼又愣了愣。
好浓郁的阴气ꓹ 好想要……
不过……
他给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它很想吃了这颗能让它实力增强的丹药ꓹ 但是……又觉得很没有尊严。
岂不闻饿死不受嗟来之食?
鬼寢 請叫我路人
可是……
爷已经死过了啊。
而且……
它用那双外凸的可怖眼球翻滚着打量了下李楚ꓹ 觉得他长得颇为面善。
这小道士说不定是想……贿赂我?
嗯。
几番转念后,剥皮鬼毫不犹豫地吃掉了那颗阴气浓郁的丹药。
轰——
鬼物的实力增强就是这么简单ꓹ 它的周身阴气陡然爆发ꓹ 身形也瞬间暴涨!
“吼——”
就连吼声都变得中气十足!
它将巨大的眼球重新看向小道士ꓹ 决定,若是他能再拿出几颗这样的丹药ꓹ 自己可以不吃掉他。
可是刚刚做完决定,它就看见小道士缓缓抽出了剑。
等等……
他这……
没等它想清楚,就见一道赤龙夭矫而来。哦,好烫。
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刚到达鬼生巅峰的一刻,就是自己鬼生的最后一刻,此刻它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艹。
全都是套路。
……
出乎李楚意料的是,第二天一早就有生意上门了。
清晨才刚开门,狐女就高兴地将人迎进来。
来的是个医馆的小伙计。
这小伙计左右看看,目光犹疑,似乎也是对德云分观的实力有些没底。
但来到李楚面前,他还是老老实实讲出了自家的麻烦。
“我是南城医馆的学徒,这两天我们医馆里闹了邪祟。”
小伙计提起这件事,脸上尚且有些恐惧。
“我师傅是南城有名的刘一手,他以前去悬壶山庄当过记名弟子,治疗外伤很厉害,尤其精通换肢。”
“我师傅人也很好,每年冬天,天一冷就有很多乞丐被冻伤手脚,我师傅都会免费收留他们,帮他们治疗伤口。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医馆里都会有很多人。”
“可是前两天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天夜里,医馆里有个患者莫名其妙地少了条胳膊!”
“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第二天夜里,又有一个人少了一条胳膊!”
“我师傅就安排我们师兄弟几个守夜,结果……我一个师兄就撞上了那个取走胳膊的人……”
“不,不是人,是鬼物!”
“它把我师兄的胳膊也取走了……”
“现在我们已经不敢在夜里留在医馆了,可是这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我听人说,这边新开了一家德云观,里面的道长很厉害……小道长,你可以帮我们解决这件事吧?”
“我会尽力而为。”李楚轻轻颔首,而后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说的这鬼物,是从不害人性命,只取人手臂?”
“是的。”小伙计点头道:“而且……医馆里有几个左手受伤的患者,就一直没有事情。它好像不要右手,只要左手!”
“只要左手?”
李楚皱了皱眉,不明白这是为何。
明明……右手比左手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