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0xd超棒的玄幻小說 鋼鐵,槍炮與穿越異界的工業黨-第400章 勸說-nmi2h

鋼鐵,槍炮與穿越異界的工業黨
小說推薦鋼鐵,槍炮與穿越異界的工業黨
圣历1994年2月份,阿尔达、拜尔丁、波特里、拉纳卡、曼达五地的领主再一次齐聚湖心镇。
英雄聯盟之韓娛巨星
不久之后,五位领主的一份共同声明便传遍了周边——西北关税同盟成立了。
按照声明中的说法,同盟成立的宗旨其一是为了促进成员领地之间贸易的发展,其二是为了对抗外来的货物,以保护西北地区刚刚有起色的制造业。
各领主承诺彼此的领地之间逐步降低并直至取消过路费,并对外部采取相同的税收政策,而收上来的关税将作为同盟的公共资金并合理分配使用。
声明一出,迅速在奥尔多王国的西北大地上掀起巨大风浪。
因为这份声明中的内容不仅仅关于成立西北关税同盟,还包括:
一,废除广泛存在于各领地上的包税人制度,以后各种税款直接上缴给各自的领主;
二,各地骑士、乡绅等庄园主不得限制自己土地上农民(包括农奴)的人身自由,允许农民在乡村和城镇之间迁徙;
三,禁止私设刑罚,废除民间私人法庭,大小案件一律由各自领主委任的法务官员审理。
太没天理,太没人性、领主太不体恤子民了——这是各地老爷们心里一致的想法。
关税同盟就不说了,已经是扯了好久的事了。声明中的其他三项事也是不能接受的。
贏來的三寶王妃 雨木林楓
废除包税制度?我们家族几百年勤勤恳恳地为领主服务,领主吃的、喝的、用的不都是我们交上去的吗?是谁不辞辛苦、挨家挨户地去收税,是我们!是谁天天被骂吸血鬼,代替领主承担了泥腿子们的怨恨,是我们!
如此的辛苦和背锅,从中留下一点点钱作为回报又怎么了,不是应该的吗?
不能限制泥腿子的自由迁徙?领主们知道不知道自己的位子凭啥能做得这么牢靠?还不是因为我们禁止他们互相串联、防止他们抱成一团。再说泥腿子都去城里打工了,谁在地里种庄稼,大家都喝西北风去?
禁设死刑?没有处罚泥腿子的权力,老爷还叫什么老爷?西北这块地还不立刻乱起来了?
总之,摇头的摇头、跺脚的跺脚,大家都纷纷认为这是恶政。
不出保罗的意料,马上就有人登门劝谏了。
“二位想说的就是这些?先坐吧。”
保罗笑着吩咐仆人取来座位。
“谢谢伯爵大人。”
二人行了一礼后,小心翼翼地坐下。
这两个人,一个叫弗格斯,一个叫做埃尔多,刚刚才保罗面前说了一通大道理。
弗格斯是以前服务于格莱曼家族的“骑士”,还跟随他征讨过海盗,算是有功劳的人。只不过在保罗完善军队和制度和纪律后,自觉不适应新的军队,回到乡下的庄园赋闲去了。
至于埃尔多,虽然是一名庄园主,但严格来说他的庄园是格莱曼家族名下的,埃尔多的家族只是“管理”而已,但是在数代之前因为讨得了当时领主的欢心,领主便将其管理的庄园“半赏”给他的祖先,每年只需要上缴一定比例的收成即可,剩余的全归埃尔多的家族。在阿尔达,类似这样的地主还有不少,土地名义上是领主的,但实际的掌控者则是这些领主的仆人。
总之,他们一个是家族骑士,一个是家族仆人,都是和格莱曼家族比较近的人。
“伯爵大人,千万不要被小人的谗言所诱惑。这样子的做法会严重伤害领民的忠心。”
坐下之后,弗格斯仍然继续劝说,脸上的神情倒是一副诚恳,不像作伪。
我在電影世界當神探
“是啊,是啊,弗格斯骑士说得有道理。如此苛刻地对待领民,会引起人们不满的。”
与浓眉大眼、体格健壮的骑士相比,埃尔多长相不太讨喜,每次都是在附和弗格斯。
看来这两人是那些地主们推选出来劝谏我的人了,保罗心里暗暗这样想。
鬥符師
變身超神蘿莉
以他的直觉看来,弗格斯倒不是全然为了自己的利益,更多的是出于对旧时代伦理道德的坚持,而那个埃尔多就是为了个人利益居多了,因为家伙总是畏畏缩缩,不敢对视自己。
杠上妖殿下
不过人心隔肚皮,谁又能说得准呢。
“你们二位的说法,我会认真考虑的,也会和其他领主详细讨论的。”
在努力做出一番认真听取的样子,听完他们痛陈弊端后,保罗这样回复道。
弗格斯和埃尔多脸上露出喜色,看样子年轻的领主还是能听进话的。
神醫傻妃:鬼王的絕色狂妃
保罗安排酒饭招待两人,酒足饭饱后送客。
一周之后,五大领主再一次齐聚湖心镇,一番商议后又匆匆散去。
前度男朋友 瑩楓
然后各个领主陆续宣布停止先前声明中的部分措施。
以阿尔达和拜尔丁为例:
包税制度不会改变;
农民的自由迁徙暂停实施,但是家庭中有参军之人,则亲属搬迁不得受限;
私刑仍然维持,但同样家庭中若有参军之人,必须移交领主法庭审讯。
但是,建立关税同盟一事,则被五位领主保留了下来。
于是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
在大乡绅瓦伦的庄园里,地主老爷们再次集会。
老瓦伦一脸阴沉地说:“这是策略,伯爵这是使用已退为进的法子,咱们必须想办法把关税同盟的事儿也搅黄了。”
“太失礼了,注意的你身份的口气。”
弗格斯立刻反对:“将刚出不久的法令全部废除,伯爵大人的脸面何在?做出如此让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要体谅格莱曼大人。而且这事还牵扯到其他四位伯爵和西北公爵大人,我们如何能违逆五位领主。”
“是啊,是啊,咱们毕竟是他的子民,哪有这么逼迫领主的道理。”
巴登、埃尔多等人纷纷赞同弗格斯,伯爵的妥协已经让他们很满意了。
“哼,只怕伯爵大人今日后退一步,明日复又前进两步。诸位记得我这句话,等到你手中的东西全被夺走时,不知道还能庆幸得起来。”
老瓦伦端起自己的酒狂灌下肚,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芒。
“这……”
“不会吧……”
在座的众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