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wbh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56、10年尋蹤【求月票】推薦-ilmm4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飞贼刘何许人也?
当年江南市所有辖区,都留下过他的“传说”。
十几年前,曾一日盗窃30家而“闻名”江南市。
但飞贼刘长啥样,几乎没人能说的清楚。
虽然飞贼老章用一记盗窃消防车而让警方颇感震惊,但对比飞贼刘来说,简直有些小巫见大巫。
盗窃消防车,或许只是老章用于扬名的方式。
当然这只是笑话。
但凡智商不低的,都不会去干这种奇葩事情。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顾晨在芙蓉分局审讯室,利用审讯技巧,还套出老章许多盗窃经历。
然而这里面让顾晨最大的收获,就是飞贼老章,跟当初的飞贼刘曾经是搭档。
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有在一起,或许是因为老章是累赘。
毕竟当初的飞贼刘,顾晨也早有耳闻。
十几年前,飞贼刘的传说正是当红的时候,被许多市民传的神乎其神。
什么只要被飞贼刘碰下肩膀,钱包手机便会不翼而飞。
什么只要飞贼刘想去的地方,你即使锁门也没用,分分钟撬门而入。
而最让众人头疼的是,警方一直没有找到飞贼刘的踪迹。
这也是当初警方的耻辱。
毕竟,在众人眼中,飞贼刘似乎就是个代号。
但凡被抓的小偷,一说自己姓刘,许多办案警员,就会将其联想到飞贼刘。
也正是因为飞贼刘如此嚣张,因此导致了许多人开始冒充飞贼刘。
不少人在酒桌上大放厥词,声称自己就是飞贼刘。
也正因为这样,警方在抓捕飞贼刘的过程中也是格外头疼。
但凡抓住的小偷,很难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飞贼刘。
因此,飞贼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了江南市小偷的偶像。
但关于谁是飞贼刘的讨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不过好在10年前,似乎是飞贼刘金盆洗手,几乎找不到关于飞贼刘的作案。
因为飞贼刘每次得手之后,都会在受害者家中留下自己的“刘”字狂草。
在众人眼中,这就是赤果果的炫耀,也是警方最为头疼的事情。
可根据顾晨对老章的反复确认,也最终确定了当年发生一系列盗窃案的始末。
许多作案手法和方式,也正好与当年的案件高度相似。
也正是基于这点,顾晨才最终确定,老章说的那个飞贼刘,才是当年在江南市兴风作浪,后又成功隐退的飞贼刘。
确定了这点之后,顾晨也是从多个单位调取卷宗,将当年的许多起盗窃案并案调查。
发现不少与飞贼老章所说一致。
但这还只是老章亲口交代的案子。
听着顾晨要将飞贼刘抓捕归案,王警官也是颇感兴奋:“要知道,飞贼刘当年给江南市造成过多大的负面影响。”
“尤其是几名准备在江南市投资建厂的外商,在被盗窃重要财物之后,也是最终选择了投资兄弟城市。”
“虽然说这跟飞贼刘或许关系不大,但客观上让这些外商心中不悦,尤其是案件没有进展,这直接导致50多个亿的投资项目直接被兄弟城市拿走。”
“没错,我也记得。”丁警官喝着枸杞茶,也是不由分说道:“当初秦局也因为这件事情,被市领导骂得狗血淋头。”
“可盗窃案,本来就不好侦破,尤其是这个飞贼刘,在屡次得手之后,作案也变得越加诡异。”
“跟他这种有智慧的贼打交道,只能被他牵着牛鼻子走,这次我们要是能抓住飞贼刘,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别说是赵局,就是在秦局那里也是大功一件啊。”
“西区钢丝厂家属区对吧?”卢薇薇吃着薯片,也是淡淡一笑:“这次交给我们好了,一定不让他给跑了。”
“也不能大意。”顾晨看着资料地址,也是不由分说道:“老章虽然知道飞贼刘是谁,也给我描述了一份关于飞贼刘的样貌,可毕竟飞贼刘也留了一手,让老章并不清楚他的具体名字。”
“但好在有次飞贼刘回家被老章碰见,因此老章才知道飞贼刘住在西区钢丝厂家属区,但飞贼刘却并不知道,老章知道他住址的事实。”
“所以这次抓捕飞贼刘,还需要确定飞贼刘的具体住址,一定要小心谨慎,大家必须换便装。”
“没问题。”听完顾晨的交代,所有人表示没问题。
奇谈玄录 非洲鲫鱼
随后顾晨又瞥了眼何俊超,说道:“何师兄,你就用我素描图做样本,密切注意西区钢丝厂家属区几处出入口的动向,发现了跟素描图上相像的人,立马通知我们。”
“没问题。”何俊超拿着素描图,却是有些担忧道:“可毕竟这是多年前的飞贼刘样貌,现在什么样子,老章也说不清楚。”
“变化应该不会很大。”顾晨确信的道:“儿童或许还会一年一大变,但是成年人不一样,变化最多的往往是体型,样貌变化不会很大。”
“那行吧。”何俊超也确信这点。
大家在办公室内短暂的分工之后,顾晨便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道,换好便装,前往西区钢丝厂家属区。
……
……
到达西区钢丝厂家属区附近时,已经是下午4点。
此时此刻,不少摆夜市的小商小贩也开始出动,将自家推车摆在道路两侧。
而两侧原本是临时车位,下午4点是禁止停车,而临时车位顿时会变成小贩的摊位。
顾晨将自己的私家车停在一处角落位置,随后和几人一道,游走在夜市之间。
由于之前大家都没有来过西区钢丝厂家属区,因此对这一带不是很熟。
而如今城市的变化日新月异,当初老旧的钢丝厂家属区,经过改造之后焕然一新。
由于居民人口众多,随之而来的商业气息也变得格外浓厚。
有夜市,说明这里的烟火气息很浓,商业比较繁华。
“哎呦。”
也就在顾晨与同事们游走在夜市当中,准备前往钢丝厂家属区时,一名瘸腿的中年男子,顿时一个踉跄,险些要摔倒在地上。
好在顾晨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托住,顺便将倾倒的拐杖,直接用脚尖一勾,瞬间拿在手里。
“大叔,你可要小心点。”顾晨提醒着说。
瘸腿男子瞥了眼顾晨,也是尴尬的笑笑:“刚才没注意脚下,被这凹凸不平的路面崴了下脚,好在有你帮忙啊小兄弟。”
“举手之劳。”看着中年男子瘸腿不方便,却是一个人在这准备开摊。
顾晨索性问他:“您一个人在这摆摊?”
“对呀,这个地方是我的摊位,这条街卖卷饼的,就我一家。”
话音落下,瘸腿男子又抽出凳子,准备摆放在一侧,还要将挂在推车上的其他物件依次拿下。
顾晨见他行动不便,又要搬运物品,索性说道:“要不我帮你吧。”
“呵呵,那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举手之劳。”顾晨也不跟他客气,眼神提示身边的同事,大家顿时走上前,开始帮瘸腿男子搬运物品。
人多力量大,片刻之间,瘸腿男子的摊位就摆好,男子也是淡笑着说:“看你们好像第一次来这里?”
“对呀,以前没来过。”卢薇薇默默点头,也是笑孜孜道:“正好有个朋友住这边,我们过来转转。”
“哦,那你们肯定没吃过我的卷饼吧?要不尝尝看?做我的开门生意?”
“呃……好吧。”听到吃,卢薇薇当然乐意。
瘸腿男子淡淡一笑:“你们等着,我这就给你们做卷饼。”
“好嘞。”卢薇薇抿了抿嘴角,感觉应该挺好吃的样子。
“老刘,刚出摊就有生意呢。”一名推着小车,刚好路过的小贩道。
瘸腿男子嘿笑着道:“这不刚巧碰见嘛,凑巧啊。”
“看来今天生意会不错啊。”
“哈哈,托你吉言,你炒粉今天也多卖点。”
“那必须的。”
两人相互寒暄,买炒饭的商贩将小车推到瘸腿男子隔壁,也开始将物品搬运下来。
看着陆陆续续有人过来,顾晨好奇问道:“这里每天都很热闹吗?”
“那是当然的。”瘸腿男子一边准备着食材,一边淡笑着解释:“这里是钢丝厂的家属区嘛,人口比较多,晚上逛街的人更多。”
“反正你们没来过这里肯定不知道,每当夜幕降临,我们这里就会很热闹。”
“有喝的有碰的,三拳两胜玩命的。”
“有唱的有喊的,抓着话筒不放的。”
“有胡的有杠的,每圈都有进账的。”
“想念的,爱慕的,电话两头倾诉的。”
“逢场的,作戏的,根本不负责任的。”
“谈情的,说爱的,谈到腻的就散的。”
“眉来的,眼去的,惹得老公生气的。”
“沾花的,惹草的,害得老婆乱找的。”
谈话之间,瘸腿男子直接说起了押韵。
卢薇薇被逗笑着说道:“看来你们这里还真是够热闹的。”
“不说别的,光吃的玩的,这里只要你想去,就没有找不到的。”瘸腿男子做起卷饼,也是相当熟练。
别看需要靠拐杖杵着,但手指灵活,动作一气呵成。
不到一会儿功夫,四张卷饼就依次做好。
瘸腿男子还会根据四人的喜好,分别做了不同的配料,满足每个人不同的味蕾需求。
此时此刻,顾晨掏出手机,直接编辑短信发送过去,询问关于钢丝厂家属区出入口的异常情况。
得到何俊超的回复是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现飞贼刘的踪迹。
想到这里,顾晨准备去小区门口问问,尤其是小区门口的超市,或许老板认得飞贼刘也说不定。
付款之后,告别了瘸腿男子,顾晨与大家人手一份卷饼,直接来到小区左侧的超市门口。
顾晨率先走进去,挑了4罐饮料放在收银台上,随后问道:“你好,能跟你打听个人吗?”
中年营业员闻言,忙问道:“你要打听谁?”
“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小区的?”顾晨将手机打开,将自己素描飞贼刘的肖像画照片亮在营业员面前。
女营业员眉头一蹙:“这个人……好像是见过。”
“他就住这个小区。”王警官提示着说。
“可能是吧。”女营业员敷衍的回答。
卢薇薇又道:“那你知道他具体住那栋楼,几单元几号吗?”
“不知。”女营业员直接摇头否认。
袁莎莎有些焦急,毕竟女营业员说自己见过,那肯定也有印象,于是又问:“你再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这素描画的挺像,我也确实见过有跟素描图上相像的人,但具体住那栋楼?几单元?几号?说实话,我又不是查户口的,实在没办法回答你。”
瞥了眼超市外头,女营业员又道:“你们可以去小区里问问,看看他们有没有人认识。”
“好吧,谢谢。”虽然不知道飞贼刘的具体住址,但从女营业员口中至少能确定,飞贼刘就住在这个小区。
有了这点保证,让大家的斗志顿时燃烧起来。
顾晨随后走进小区,开始跟小区里的居民打听起来。
然而似乎这是一个透明人,很多人并不清楚飞贼刘家的住址。
后来一位老人道出了缘由。
原来钢丝厂小区,实际上是在原钢丝厂家属区的基础上,新建而成的商业住宅区,住房数量也远超当初。
而当时由于房价便宜,所以来这购买房屋的非钢丝厂人比较多,也就造成了原钢丝厂家属与外来人口混居的局面。
因此小区里,许多人只是面熟,却并不知道对方是谁。
然而就当大家有些泄气时,一名大妈认出了来人。
“这人我认识,住在9栋4单元,具体好像是4楼。”
“您确定吗?”顾晨问。
大妈似乎胸有成竹:“这我还能骗你?这人当初是钢丝厂车间的,只不过我跟他不熟,但是这两年很少碰见,几乎是没见到过,也不知道搬走没,反正你们过去找找就知道了。”
“好的。”闻言大妈说辞,顾晨心里顿时有底。
知道住在几栋几号,这距离大家找到飞贼刘,又更进了一步。
然而就当大家来到大妈所说地址,敲响了房门时,两户对门却是无人应答。
“怎么没人呢?”刚开始还抱着希望的卢薇薇,顿时一脸沮丧。
顾晨指着锁眼道:“看这锁眼上都有蜘蛛网,想必这两户人家,可能很久不在家。”
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5楼突然响起门锁弹开的动静。
很快又传来一阵零碎的脚步声。
一名牵着宠物狗的中年女子从5楼走下,见众人围在4楼门口,也是一脸好奇。
“大姐。”王警官见状,赶紧掏出手机,将飞贼刘的画像照片拿给她看:“这人是住在这层吗?”
“没错啊,是住在这里,但是好像一年前家里就没人了。”
“没人?”卢薇薇黛眉微蹙,继续问道:“那这户人家去哪里了您知道吗?”
“不知道,这我哪能知道呢?毕竟人家出远门,也不需要告诉我呀。”
顾晨闻言,又问:“那这人这些年都在做些什么工作?”
“呃……”犹豫了一下,中年女子还是摆摆双手:“不好意思,实在是不清楚,毕竟我刚搬到这个小区才几年,对楼上楼下的人并不熟悉。”
“好的谢谢。”知道再问无果的顾晨,还是礼貌性的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中年女子淡笑一声,牵着宠物狗离开了。
4人相互看看彼此,还是选择走下楼梯。
来到单元楼下,卢薇薇也是颇感失望:“这人到底跑哪去了?该不会搬家了吧?”
“搬家应该不会吧?现在重要的是,必须搞清楚这个飞贼刘的具体信息,越具体越好。”王警官喝着手中的饮料,也是不由分说道。
可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刚好路过。
一名穿着休闲装的男子,不时左右观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然而顾晨却一眼认出了来人,这不就是今天下午来芙蓉分局领回消防车的那名消防小哥吗?
看到熟人,顾晨直接上前叫道:“怎么是你呀?”
“啊?”穿着休闲服的消防小哥,一时间没注意顾晨。
当顾晨走到面前时,也是恍然大悟道:“你不是那个谁吗?顾晨?”
“对呀,我们下午才刚见过面的。”顾晨淡笑着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随后看看左右,问他:“你来这做什么?”
“找人啊。”消防小哥说。
“女朋友吧。”卢薇薇随意调侃着道。
原本只是调侃,却不想消防小哥直接点头嗯道:“算是女性朋友吧,不过我已经有10年没见过她了。”
“10年?”闻言消防小哥说辞,卢薇薇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我的天呐!怎么会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这10年都去干什么了?”
“对呀。”王警官也感觉不可思议,忙问消防小哥道:“你10年没见那女性朋友,那你知道她家住址吗?”
“嗯嗯。”消防小哥先是点头,可随后又变成摇头。
王警官一脸懵圈:“你这点头摇头是几个意思?合着你也不知道她家住哪里?”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