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jer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被襲擊的港口看書-roqr8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方休看完这封信,微微一笑,十分的不屑,直接回信:“只管招兵,能招多少就招多少,本公照单全收!”
旁边的秀儿又把一块糕点放在方休的嘴边。
方休吃了以后,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方休眉头皱了起来,颇为的不满。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人找事?
方休抬眸望去,不出他所料,果然是有人来府邸。
但是来的人却是方休没有想到的。
竟然是津州知府。
自己不是已经答应过他,不让他侄子上战场,还来拜见自己做什么?
津州知府匆匆忙忙地赶到方休地面前,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然后道:“安国公,出大事了!”
方休看着他,眉头紧皱,问道:“什么事?”
津州知府一脸的焦急,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才缓缓地开口:“国公大人,那些海寇无法无天,竟然趁着夜色攻上了津州港口,津州卫所……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
方休也是一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津州知府喘了口气,道:“下官,下官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些海寇好似是打了鸡血一般,冲上了津州港口,然后便跟津州卫所的士卒们交上了手。
再然后,津州卫所全军覆没,一艘巨船被掳走,另外两艘还没有完工,仍旧停在港口。
海寇们留下了一部分人在港口,剩下的人现在想来应该已经撤回去了。”
这岂止是无法无天,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自己不整治他们,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人物?
方休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要用这些海寇练一练手,给新军的水师长一长经验。
快穿之炮灰逆襲計劃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他们竟然胆子达到了敢袭击津州港口的地步,若是还是放任不管,那日后必成大患!
方休想到这,已经是做出了决定,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道:“这件事情,本公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这……”
津州知府听见这话,怔了一下,站在原地,有些犹豫。
看安国公一脸淡然的模样,显然是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啊!
津州港口可是津州府的命脉所在,津州卫所更是津州府的最大的依仗,如今这些东西都是没了。
这可该如何是好?
而且,那些海寇们肆意妄为,可不仅仅是造成了这点儿损失,最重要的乃是人心。
几个小小的海寇都敢袭击津州港口,若是传出去了以后,百姓们会如何想?
还不是觉得朝廷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之徒,什么都做不了?
长此以往,是要出大问题的!
虽然安国公乃是一个大人物,小小的津州府对他而言,实在是不算什么。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可是安国公您如今毕竟人还在这儿呢!
津州知府看着方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点儿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方休见状,抬眸看了他一眼,声音变得有些冷:“怎么?本公方才说的话,你没有听见?”
强大的气场压的津州知府说不出话来。
萌妻倒追99次
他还想站在这里,甚至想要叱责安国公:身为堂堂的国公,万千楚人爱戴的对象,如今海寇横行,你就躺在原地,吃着糕点吗?
戰神聯盟之新的自己
这成何体统?
但是,终究还是不敢说出来。
只是拱手行了一礼,用冷冰冰的语气回了一句:“下官告退……”
方休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人,喜怒哀乐都是表现在脸上,倒也没什么不好的。
总比六部的那些家伙,笑里藏刀,表面上一口一个国公,叫的亲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你背上来一刀,那谁受得了?
只是……
这海寇的问题的确是一个麻烦。
要知道,这津州府的海寇素来都是十分的强悍,即便是英国公筹建的津州卫所也仅仅只能勉强保证商人不受这些海寇的侵袭。
可是如今,因为南洋的问题,东南道的附近,神机营时不时的就要出去灭一灭海寇。
海寇们待不下去,只能北上,来到津州港口附近。
这海寇越来越多,原先足够用的津州卫所就不够用了,早晚是要出事情的。
只是,方休预估等到水师第一营训练的差不多了,这津州卫所就可以撤下来了。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意外来的如此之快。
獨寵舊愛·陸少的秘密戀人
这才短短的几天的时间啊,海寇们竟然已经胆子大到了敢袭击港口。
若是再给他们一点儿时间,他们还不得上天了!
可是单单凭借津州府的力量,却是无论如何都对付不了这些海寇的。
方休眉头紧皱,片刻后,终于是做出了决定,调来神机营!
于是,又拿起了笔,再一次写起了信。
…………
另一边,津州知府离开了宅邸,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难看,甚至比进去之前还要难看了一些。
等在外面的周晨见到这一幕,一颗心瞬间凉了。
莫非是安国公训斥了知府大人?
倒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这海寇都已经敢袭击津州卫所了。
必定是说明在以前的时候,知府大人没有对海寇产生威慑力,这是知府大人的责任。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禀告给安国公总归是没有错的。
堂堂的国公殿下,若是想要剿灭一支海寇,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若是交给津州知府,那就是无比的困难了。
要知道津州卫所就是津州府的几乎全部的力量了。
剩下的这些城防军压根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就算是加上屯兵,也绝比不过津州卫所。
更何况屯兵如今还已经取消了。
怎么可能打得赢连津州卫所都打不赢的海寇?
因此,说到底,他们其实也就只有向安国公求援这一条路。
不管怎么说,向安国公求援,总归是要比向朝廷求援来的好一点吧。
如今所有的强悍的卫所或者是重镇,都是安国公府的。
朝廷最多也就是调动亲军十六卫的一部分人。
那些家伙,都是缺乏战斗的经验,装备虽好,却是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城防军,跟重镇就更没法比了。
而且……
这件事情若是让朝廷知道了,更是不好。
因此,周晨问道:“大人,事情怎么样了?安国公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