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致命偏寵笔趣-第612章:他給她造了一間實驗室熱推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席萝太惊讶,手里的叉子没有拿稳,掉在了餐盘上,“你来真的?”
炎盟以转战商业版图为重要的洗白路线。
如今各个产业模块都趋于稳定,结果他们这位小祖宗突然出手要毁掉和英帝柴尔曼的所有合作?!
席萝到底还是没能按捺住情绪,她倾身向前,严肃地反问,“小朋友,你知不知道柴尔曼家族在国际上的地位?”
“不想知道。”黎俏放下刀叉,胃口全无,她看向席萝,语气很淡漠,“你要阻止我么?”
席萝沉吟数秒,敛去惊愕,摇头失笑,“我阻止,你就会收手?”
黎俏皮笑肉不笑,“不会。”
“那你还问我。”席萝翻了个白眼,目光一眯,挑眉问道:“中途毁约的话,赔偿金额不是小数,你律师找好了么?”
“不需要律师,我能毁约,就能带着炎盟的产业全身而退。”
英帝柴尔曼,不配得到炎盟的合作渠道。
见她信心百倍的样子,席萝还是不太放心,“小朋友,我知道你聪明,但商场如战场,万一你搞不定的话,不如我给你预备一个金牌律师供你使唤?”
“谁?”
席萝眼里掠过一丝狡黠,“我弟,席泽。”
……
下午三点,黎俏从科技园返回了公馆。
刚停好车,她就看到一群保镖在不停地往公馆内搬运货物。
黎俏不以为意地收回视线,踏上门前的台阶,一身墨黑的商郁恰好从厅内走来。
男人一贯的英俊淡然,昨晚出现在他身上的暗黑情绪似已消失无踪。
黎俏迎面走去,对着远处昂首,“公馆添置东西了?”
商郁薄唇微勾,高深地睨着她,“带你去个地方。”
“哪儿?”
黎俏没等到回到,反而被他拉着走向了电梯间。
公馆地下三层,随着电梯门开,一道熟悉的声音也传入耳畔。
是许久未见的流云。
黎俏走出轿厢,抬眼望去,眼前的一幕,让她久久没有出声。
地下三层,变成了一间医学研究室。
医用器材和研究台都已经布置妥当,流云正在招呼保镖把仪器摆到相应的位置。
黎俏呼吸一凝,视线自研究室一扫而过,最后落在商郁的脸上,“流云这段时间……”
不等她说完,男人侧首,掌心揉着她的发,“以后想做实验,不用去人禾。”
她放弃了科研所的工作,却不会放弃研究。
如此,他就在家里给她造一间实验室,以供她求。
黎俏抿了抿嘴角,心里复杂的难以言喻。
她缓步向前,走进研究玻璃房,一切应有尽有,连布局都无比熟悉。
这时,流云看到黎俏,走上前抹了把汗,“黎小姐,您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如果有,你随时和我说,我再安排人重新布置。”
黎俏摇了摇头,浅浅一笑,“没有,都很好,辛苦了。”
这间实验室,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实验台,连绿植的位置都和记忆里相差无几。
因为商郁把她所熟悉的人禾实验室,原样搬到了南洋公馆。
……
傍晚,宗悦来到公馆的时候,黎俏还在地下三层的实验室感叹着商郁的用心。
短短一个下午,各类器材已经安置妥当。
此时,打印机不停地运转着,刚打印出来的病例文件已经摞了厚厚的一叠。
黎俏给医学联盟的专家瑞得发了一封预约视频会议的邮件,看着投递成功的字样,她捏了捏眉心,起身走出了实验室。
楼上,客厅,宗悦看着靳戎,乖巧地唤了一声,“戎叔。”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靳戎翘着二郎腿,点了下头,“嗯,自己找地方坐。”
宗悦看了眼闭目养神的商郁,又悄悄环顾四周,没看到黎俏的身影,便略显拘束地坐在了靳戎的对面。
长辈面前,她不敢造次。
这时,靳戎两指夹着支票,拿腔作调地说道:“你婚礼的时候,叔没时间过来,这张支票你拿着吧,就当给我那侄女婿的见面礼。”
说话间,黎俏走进了客厅。
靳戎见到她,眸光一亮,‘蹭’地就站了起来,“小孩,你给我过来。”
宗悦吓得手一抖,支票掉在了地上。
黎俏看着地面,那熟悉的面额,熟悉的字迹,是她给靳戎的那张‘佣金’支票。
她弯了弯唇,也没理他,径自走到宗悦身边坐下,捡起支票,塞进了她的手里,“大嫂吃饭了吗?”
正在酝酿怒意的老父亲靳戎:“??”
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辈分?
……
半小时后,黎俏一行人去了皇家酒店。
靳戎难得来一次南洋,贺琛在皇家酒店给他安排了接风宴。
宗悦一路跟随前往。
途中,她给黎君发了条聚餐晚归的微信,等了几分钟没等到他的回复,便把手机放进了皮包里。
另一边,黎君结束了工作会议,回到办公室才看到宗悦发来的消息。
他皱着眉,神情略显不悦。
自从宗悦进入职场,她近来晚归的次数比他还频繁。
要么是加班,要么是聚餐。
明明前天晚上她才和部门同事聚餐过,怎么今晚又去了?
黎君抿着薄唇,稍顷就退出了微信页面,返回通讯录,直接给宗悦拨了个电话。
半分钟后,听筒里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
这是宗悦第一次没接他的电话。
黎君也没深想为什么他会记得这么清楚,总之不悦的情绪愈发浓稠。
直到晚上九点半,黎君回到家才发现宗悦还没回来。
而此时,夜幕沉沉,皇家酒店的包厢里,接风宴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黎俏和宗悦并肩坐在一起,看着对面的三个男人举杯共饮,桌上已经空了四瓶人头马。
贺琛喝醉了,靳戎舌头大了,商郁看起来最正常,但俊脸泛红透着微醺。
黎俏没见过商郁喝醉,也没打算阻止他今夜喝酒。
贺琛曾经说过,每次萧夫人出现,或多或少都会引起商郁的病症发作。
昨晚到现在,商郁的表现还算正常。
而这场饭局大概也是贺琛有意为之。
兄弟之间,不太容易直白的表达情绪。
所以贺琛和靳戎以这样的方式陪着商郁狠狠买醉一场,一醉解千愁。
这时,贺琛单腿踩着椅子,扯了下衬衫,抬手勾住商郁的肩膀,一边安慰,一边吐槽:“少衍,都过去了,别想太多。你听四哥的,女人这种东西,全他妈是白眼狼,没心没肺,不值得留恋。”
在场的两位女人:“……”
靳戎也适时举杯,从另一侧撞了下商郁,“你别听他胡扯,女人也有好东西,比如我女儿七七,又聪明又伶俐,算计我都毫不手软,你放心,你那个混账妈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