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第三三二章 叫他喊小媽熱推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赵晓兵说即便要搬,此时将朝廷搬去任何一地都需要大量的建设方能满足办事需求,有点劳民伤财。
若是确有必要,可以搬去幽州的燕京。
有道是天子守国门,诸公可考虑将都城搬去燕山脚下,我等为百姓守住朝廷的北大门。
但是,泱泱华夏,岂止幽州一门,华夏汉唐盛世之疆域远远不在这里。
众人跟着哗啦啦议开来。
说了这么多,老曹见没事了,打了个手势叫散会,邀丁辅和赵晓兵去他办公室吃茶。
曹友闻吃的就是专业茶艺师傅做的抹茶了。
才坐下一会儿,只见侍女就迈着小碎步端了上来,丁辅像老太医一样,望、闻、问、品后连声道好。
吃过茶了,老曹说我们这些朝廷大员都还想着还都洛阳,看来得加强宣传了。
不然的话,这民间不知道这样的思想会有多厚重。
连老曹都觉得要警惕复辟,晓得舆论的重要性了,赵晓兵觉得多年来和这个老朋友的交流、引导,心思没有白费。
丁辅犹豫了一下也说应该多做些这方面的工作。
新宋国讲言论自由,鼓励百花齐放。时下的民间的街坊、酒肆,茶余饭后议论热烈。
有的说现在的新宋机构不全,无国体,没先例,该寻回赵家皇室血脉重建宋朝廷。
有的说该挥军北上,直捣黄龙迎回官家,说什么的都有。
而新宋朝廷又不打压任何一方,导致下面各种思潮风起云涌。
丁辅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赵晓兵称帝,把众人的嘴堵上。
老曹也在边上接着说然,若不如此,时间越久,必生内乱。
他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这样说,把赵晓兵搞蒙了。
刚才,他心里还称赞老曹呢。
他有点埋怨地对着老曹说:“这才干多久就泄气了。我们不是说好了搞共和嘛。要说皇帝,我们新宋国的第一任皇帝就是丁公了,现在是曹公,往后或许是我亦或其他,不是都干得好好得嘛。
既如此,不妨先在礼部成立个宣传教育司,负责抓舆论宣传引导,就让古月桥代理司长负责组建,把共和的社会舆论引导起来。”
老曹说军情司已有报告,两浙一带尚有有复辟势力,正图谋找寻皇室后裔立国。
又说他既是驸马,还有官家赐赵姓,怎么说都可以自立为帝,打消那些人的不臣之心。
赵晓兵说他不会做,他才不想成为孤家寡人呢。
两浙暗流涌动,军情司要密切打探,说不一定回流到成都的旧臣子还有暗中捣鬼。
老曹觉得眼下这里拥戴谁别人都不服,只会服他一人,若再不定下,恐怕真的要乱起来了。
赵晓兵只得说让他考虑考虑。
或许他赵晓兵推动共和制太早了。
侍女去把古月桥叫来之后,老曹交代了成立宣教司的事情。
赵晓兵要求月桥将报纸运用起来,以警钟的笔名在报纸上撰文宣讲共和,宣传新宋国的核心价值观,宣传实事求是,收集民间反面声音猛烈批判,简单交代后他告辞回去。
他心里不爽,不想说话,安宁过来给他揉太阳穴,手法还挺不错的。
他问再哪里学到的?
安宁说是临安女医官教她的,还给他爹爹按摩过呢,老丈人十分受用的。
呵呵,难怪得,手法如此精妙。
晚饭过后,他心里烦躁,更无心做事,钻进了英英房间共渡爱河,把英英送入梦乡后出来,又去了安宁房内练习双修。
次日吃过早饭叫英英看家,他和安宁去一趟罗城。
两人出门去给曹友闻报告了,坐上马车出内城直奔码头。
城外已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了,他却无心赏景,靠在软塌上打瞌睡。
安宁问他怎么了,好似丢了魂一样,昨晚还狠劲地折磨人呢。
他笑了,问她难道有不舒服?为何还不停叫要啊要的。
羞得安宁用小粉拳使劲锤他。
他说丁大人和曹大人劝他做皇帝,安宁眼睛充满惊喜地看着他,连声问道:“真的?真的么?”
他将安宁拉进怀里长吻一口松开说道:“骗你干啥?想做皇后说。可我真的不想做什么孤家寡人,亦做不好,让你爹回来做我更不敢,怕丢命呐。”
安宁靠在他身上沉默不语。
他解释了一下,封建的社会制度有着严重的缺陷,皇权至上不利于社会的进步。
比如她老爹,处心积虑保自己的位子,为了皇权,做了许多损国不利己的事情。
到头来把个人的自由都给搞没了,被掳去北地体念天寒地冻,受罪啊。
若是迎回他爹,他老爹第一个要除掉的可能就是他女婿赵晓兵了,因为兵权在手,他怕了。或者是朝堂上权势滔天,必然威胁到皇权的稳固。
这个社会制度需要进行变革,让有德有才之人来接力治理这个国家才有希望。
如果这个国家不团结,四分五裂的无法有安全保障,发展不起来,周边的强盗必然窥视之。
那又如何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
两人摇摇晃晃地回到了犍为。
进屋后,他娘很惊喜,她这个儿子过年都没有回家来,今天咋个进家门了?
她高兴地拉着儿媳妇的手走进屋内,叫丫鬟上茶来,还说是专门从临安找来的斗茶女呢。
很快两人便尝了茶,果真不一般。
他娘问我儿为何不高兴?
安宁说成都劝二哥做皇帝了。
他娘马上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楞住了。
他笑着说安宁,看吧,都把娘给吓住了。
安宁马上去给他娘拍后背,再把茶碗给他娘端起来。
他娘接过茶碗喝了一口才说做啥皇帝哦,就这样不是好好的嘛。
吃过晚饭,他去房间将那把二胡取出来调了调音,拉起了那曲《二泉映月》。
有一段时间没拉了,还真有点生疏,草草地拉了一遍后他稍息片刻,又拉起来。
慢慢的,那二胡越来越听话了。
他娘知道儿子有心事,让丫鬟做抹茶再送来吃,丫鬟在边上听完,说二爷拉的啥子调咙,蛮好听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