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詭三國-第2051章悔不當初,重在當用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送走了伊籍之后,刘琦像是一具木偶一般,支撑着返回了室内,随即斜倚着几案瘫软下来,就觉得浑身的气力都已然用尽了。
伊籍并没有像是袁尚的郭图逢纪一样在骠骑之下求官,而是表示自己受了刘表之托,照顾刘琦,自然不能舍之而去,然后倒也获得不少的好评,再加上伊籍原本也就有些名士风范,善于清谈,所以虽说没有俸禄,但是今天吃这家明天吃那家,长安之内的士族子弟还竞相以请为荣,倒也不愁吃喝用度。
刘琦在飞熊轩内表现的形骸放松,似乎没有什么放在心上的,但是实际当中,他的神经依旧是崩得紧紧的,心思也是在刘表之处,如今猛的接受到了刘表的信息,就像是长久绷着的弦突然崩断了一样,终究是多少有些伤痛和无奈。
『父亲啊……』刘琦忍不住低声哀嚎起来,『父亲啊……』声音悲切。
刘琦知道,这一次,家,没了。
袁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刘琦一头扎进了房中,皱着眉头想了想,放下了手中的书卷,站了起来,到了刘琦门外迟疑了一下,没进去,只是敲了敲门框。
『何事?』袁尚问道。
刘琦低头哀哭,『今鲁恭王一脉……此绝,绝矣……』
袁尚一愣,绝了?什么绝了?难不成你要自杀?『汝何故如此?何不屈于委蛇?』平常见你不是挺放得下么,那么现在怎么又想不开了?难道情况还会比现在更糟不成?
刘琦摇头,鼻涕眼泪横飞,『曹贼南下,孙贼北上,荆,荆州腹背受敌,啊啊……父亲啊……孩儿,孩儿不孝啊……』原来拥有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多么了不起,但是现在猛然间知晓失去了,才觉得痛彻心扉。
袁尚沉默了。
之前袁尚不太理会刘琦,除了对于刘琦不怎么讲究边幅固然有关,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刘琦至少还有个老子没倒台,而袁尚已经是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家臣都弃之而去。
而现在,刘琦也变得和自己一样了……
袁尚叹息了一声,第一次走进了刘琦房间,略微凑近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还是想到了自身的遭遇,双眼之中盈盈有水色,似堕非堕:『你我性命,乃得于尸山血海,刀兵之下侥幸而存,岂可浪掷?今汝父生死不明,幸难泰半……即便真是……鲁恭王一门也唯汝一人耳,岂可不善加珍重?』
其实袁尚所言,鲁恭王一脉只剩下刘琦的话,也不完全对。毕竟当年宣称鲁恭王之后的,也不仅仅只有刘表一人。
刘琦愣愣抬头,看见袁尚盈盈目光,也是深受感动,不由得伸出手来,抱住了袁尚,将鼻涕眼泪都抹在了袁尚衣袍上……
袁尚连连皱眉,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闭上眼,仰着头,耳边是刘琦的哭声,心中却想到了冀州,回到了邺城,似乎也听到了袁绍那亲切的呼唤,不禁眼泪滚滚而下。
『父亲啊……』
……(ㄒoㄒ)/~~/(ㄒoㄒ)……
『父亲!这,这断断不可!』
在长安的另外一边,也有另外一人在口称父亲,但是语气却有些不同。
『为何?』韦端问道。
『想那薛家……』韦康咬着牙说道,『即便是薛家之子已死,其罪亦难消,岂有还替其打理家业道理?!』
薛家之子究竟是不是故意引的韦诞身陷险地,如今已经是死无对证,但是终究是从薛家之子引起的,所以韦氏从那个时候开始对于薛家都有些厌恶,自然不可能再去帮助薛家。
『此乃骠骑之令!』韦端沉声说道。
韦康愕然,『骠骑如何得知薛家之事?』
韦端说道:『骠骑巡查田禾,至李氏之处,见薛家田亩破败,故有问之……』
沉默半响之后韦康问道:『父亲大人,莫非……骠骑有意为之……』
韦端扫了韦康一眼,并没有立刻回答,因为他同样也有所怀疑,不过片刻之后韦端说道:『若是如此,便更不得拖延……此事,康儿去办罢,休落得他人口舌……』
韦康有些无奈,但是依旧还是领命去了。
韦端背着手,在厅堂之内转悠起来,一边走,一边想。
斐潜对于关中士族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既拉拢又打压,当然,这也没有什么错,若是换成了任何人上位,基本上都是会这么做的,但是斐潜也有和其他的统治者不同的地方,就是斐潜的一些观念和其他人并不太一样,甚至可以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刷新韦端等人的观念,让韦端等人颇为有些应接不暇。
就像是斐潜前几天在节堂之上的『啜香之论』,让韦端至今还想不明白。按照道理来说,都没有亏钱,毕竟四家的外债都消除了,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钱又没有赚到手,毕竟没住宿,钱又还了回去……
『深不可测啊……』韦端感叹着,摇了摇头。如今骠骑将军斐潜,权倾天下,韦端自然不得不需要多加以揣摩。
这不光是韦端一个人的认知,整个关中士族群体,也基本上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面对着这样的一个主公的时候,有时候真的会觉得自己很弱小,很无力,一度以为已经追赶上了其步伐,结果抬头一看,又是只看见了一个背影……
所以这一次斐潜要求韦端的任务,韦端就必须做好。
这是下位者的觉悟。
现在骠骑将军交待韦端两件事情,一个是义正辞严的表示要查办那些嘴上表示『重农』,实际上却没有多重视的家伙,另外一个则是轻描淡写的说让韦端帮扶一下薛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虽然说骠骑将军斐潜表示要对于那些口头『重农』,实际上没做什么动作的要『严办』,但是具体韦端问的时候又说让韦端自己看着办,所以实际上这个事情,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方式,并不会特意打击一大片……
相反,斐潜似乎是随口一说让韦端处理一下薛家的事情,却指明了具体的要做什么事情,那么就不是泛泛之谈,而是韦端必须要做好的了。
若是同时将两件事情放到一起看,又别有一番的韵味了。
是不是斐潜对于关中士族不太满意了?
毕竟原本大多数都被排挤在朝堂之外,一直以来都是报团取暖的状态,结果现在稍微好转了一些,便又开始勾心斗角起来,比如像是就放任薛家衰败……
另外,『重农』之事,也代表着一个警告,骠骑将军斐潜今年未必真动手,但是如果说……那么薛家……会不会是……
韦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骠骑将军……这真是……』
……щ(゚Д゚щ)……
『骠骑将军……果真是……』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难以揣测……』
司马徽原本对于骠骑将军斐潜也略有微词,毕竟原本以为应该是自家的『谏议大夫』,结果落在了郑玄手中,这让几乎跟郑玄对抗了一辈子的司马徽,多少有些不爽。
之前司马徽也想到了进谏之事,但是觉得『谏议大夫』算是原本斐潜家中的长辈的职位,斐潜未必会愿意拿出来,所以想来想去也就没有提,结果反倒是让郑玄抢了一个先手……
这个,不是我先么?
按照道理来说,水镜先生司马徽应该是世外高人的风范,不在乎这些俗世职位,但是实际上么,就像是那些每天美美的女神男神一样,真就可以不吃饭不放屁不上厕所不拉屎了?
司马氏出身儒学世家,但是河内司马氏的地位一直都不是很高,一直到了晋代也才算是巅峰,而在这之前,最高的职位也不过是汉初,还是项羽所封的『殷王』而已。
而且这个『殷王』,司马家也就仅仅当了一年多……
司马懿的父亲司马防,最高的职位是京兆尹。再往上追溯,司马家当中也大多是太守而已,然后出过一个征西将军,还是自杀了的……
所谓司马家的家名,在这年月之中,确实是还排不上号。
因此,司马氏当中,才有了水镜先生司马徽,任达放诞,或聚朋高论,或啸歌抚琴,装足了名士派头,甚至于拒绝征召,摆出了一副隐士派头。历史上等到了曹操彻底掌握了北方,一路打到了荆州之后,司马徽才算是『勉勉强强』的从了曹操。
当然,这一切说是应和时代潮流也好,说是尽力想在乱世存活也成,反正到了曹操治下之后,司马家也才慢慢的挤进世家圈子里去,成为了河北冀州世家的代表……
司马徽对着司马孚说道:『历朝历代,便是从来都是上行而下效。清谈之风,盛于世间,盖因上所好此也。如今执政之人乃是骠骑,最为重事功,忌清谈,无能且无功者,不能于关中立足。故欲兴司马之家,必从时流,若时流夸诞,彼亦放纵,若时流严谨,彼乃任事……』
说白了,就是跟着骠骑将军斐潜的脚步走呗。
司马徽一直以来,算是成也清谈,败也清谈,靠着清谈起家成名的,现在要丢下这个名头,一个是多年习惯了,一时之间即便是明白了,也不容易放下来,第二个原因是司马徽觉得自己毕竟年龄大了,也要多给一些晚辈机会,结果……
司马孚皱着眉头,对于司马徽所说的,多少有些不能理解。『叔父之意,如今时流,便为严谨了?』
司马徽哈哈笑笑,点了点头,『可曾明晓骠骑啜香之论?』
『金银贷借?』司马孚说道,『不外乎钱财轮转,债务消弭尔……』
『错了。』司马徽摇头。
司马孚不能理解,『敢问错在何处?』
司马徽笑道:『骠骑之论,重在「用」也!』
『用?』司马孚重复道。
『正是……』司马徽望着远方的天空,说道,『此便是骠骑之所别于他人也……』
历史上的五胡乱华,可以归结于司马家的这些无能后人,但是也可以说是整体士族的风气导致,也就是从汉末这些高层那边出来的清谈之风的演变。
汉代初期,也就是西汉,最开始还是很讲究实用的。但是从东汉中后期开始,清议就成为鉴定一个人物好坏的标准了,到了当下,士大夫阶层曾利用清议这种形式来褒贬人物、左右舆论、抨击时政,与宦官等争夺权柄,但是两次的『党锢之祸』,导致许多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甚至家族破灭。
而曹氏和司马氏的骚操作,使得曹氏和司马氏上台之后,都有些得位不正的嫌疑,故而不管是曹氏还是司马氏,都用高压来控制这些清议,手段也是很残酷,便逐渐打折了汉儒的脊梁骨,但凡是有些能力的,有威胁的都被杀了,剩下的便是不敢再妄议朝政的,只能或是装疯,任诞放纵,或是装傻,荒诞不羁。
同时,九品中正制沦落为垄断的工具,越是沽名钓誉的便越是得到高位。这些沽名钓誉之辈得以陆续迈入中枢,掌控朝局,上行下效,朝野间的风气自然日益变得浮夸、荒诞、虚伪、矫饰,即便是司马氏后人有心挽回,也是难以翻天。
而现在再看骠骑将军斐潜,一开始从北地走出,直到当下,很多事情都体现出一个『学以致用』的原则,不管是布衣庶族,还是豪门高第,只要是愿意走『实用』路线的,斐潜基本都会重用,相反,若是以清谈为主的,反倒是没有得到多少的高位……
比如司马徽自己。
同时,因为并凉之地的,山西这些原本被排挤在外的二流家族,相比较山东士族起来,对于清谈高论的陋习,虽说多少是有一些,但是沾染不算是太深,也更容易接受斐潜的这一套模式,加上如今天下纷乱,就转求事功,并且由关中开始向外辐射,带起更多的『实用』之风。
『明日汝便去骠骑将军府,做一书佐罢……』司马徽看着司马孚说道,『某原以为以某名望,可稍助力于汝,如今看来,反倒是耽误……』
『书佐?』司马孚不由得撇撇嘴,多少有些觉得这个职务小了些。
书佐,就是主办文书往来的佐吏。又称为门下书佐,职位么,在『掾』、『史』之下,甚至一般的诸曹,手下也有书佐,同时因为这个职位是由各长官自行辟除,所以简单来说就是猿猴当中的临时工,说品级没品级,说职务没职务,啥都不是。
『愚钝!』司马徽如何看不出司马孚的心思,顿时脸一沉,沉声说道,『骠骑门下书佐,便是与旁处不同!日常之中,便可参军事,若是机缘得汇,展露胸怀,便可担大任!汝不曾见诸葛孔明乎?』
原先众人对于诸葛亮还没有多少的印象,结果诸葛亮前几日的一番表演,展示出了牙尖爪利的风貌,小身段翻跟头,风骚亮相,而且还没有脸先着地,自然一下子就抖搂起来,现在变成了主官荆州流民的临时事务官,虽然说这个职位一看就知道是临时不入流的加官,但是谁都知道,只要诸葛亮不犯什么大错,很显然就已经是一脚踩进了管理圈子内,指日高升了……
相比较而言,司马孚虽然说有水镜先生司马徽撑着腰,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赞许美言,却没有什么机会站上舞台,不得不说是有得必有失……
所以这一次,司马徽就觉得不能就这样等下去,而且也很明显,在骠骑将军这里装世外高人的做派,很有可能就真的成为『世外高人』了!
再说了,在骠骑面前说『真香』的,也不仅仅只有司马徽一个人,不是还有郑玄那个老不死么……
『休得拖延!』司马徽盯着司马孚,强调道,『明日就去!亦需谨言慎行,休坏了司马家风!』
『唯……』司马孚见司马徽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自然也只能是点头应下。
正在此时,忽然听到庄园之外有些纷乱,声浪嘈杂。
司马徽皱了皱眉,看了一下一旁服侍的心腹随从。其心腹会意,连忙出去查看了片刻,便是又急急奔回来,有些气喘的说道:『启禀家主,呼,外头是辛氏之女,欲献于骠骑也……』
『啊?辛氏之女?』司马徽愣了一下。
水镜先生所居住的这一片区域么,原本没有什么人的,也没有开发什么耕田,后来司马徽见这里风光不错,便找斐潜申报,然后规划建了个庄子,而后来那些来的比较晚的一些人,便也陆续围绕着这一片的山头,大大小小的建了一些房屋庄园,甚至开始开垦荒田。在这些人其中,自然也有辛氏。
『辛氏是要献什么?』司马孚追问道。
『据说是甜粱……』
『便是辛氏庄园左近,山头上新种之物?』司马孚又问道。
『呃……』心腹仆从卡壳了,这个他哪里知道。
『下去罢……』司马徽吩咐道,然后沉默了片刻,忽然叹息一声,说道,『看看,连辛氏都跑到前头去了……若是汝再挑三拣四,恐怕是……今日就算了,也不必凑这个热闹,明日汝再去看看,这个「甜粱」究竟如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