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fzo超棒的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第450章 西格法斯特VS阿里克相伴-8ut0a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那些勇士的英灵一定去了瓦尔哈拉!
重生之必然幸福
带着这样的想法,阿里克和他活着的兄弟们聚集在同一处篝火,无视着村庄废墟弥漫的焦糊味,蜷缩着身子呼呼睡觉。
金牌獵人:傾世狐妃帝王寵 顧桑
他们是战士又身在这样的战地,他们没有卸下皮甲,剑和斧头时刻抱在怀里。而二十张十字弓互相堆叠而立,所谓当要用时,可以快速上弦装填。
可是战士们太累了,打了一场以少胜多的战斗,兄弟们对于哥特兰军队的态度更加轻蔑。
阿里克就没有设置哨兵,他也大胆的估计没有什么胆肥的家伙赶来打搅兄弟们的好梦。
就在他放松警惕之际,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已经在清晨的薄薄晨雾中登上了土丘,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正是罗斯人休息的桥村。
哥特兰自立为王的布利斯诺斯家族的哈肯,在人民的热烈呐喊中,他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戴。接下来就利用这股气势,去击败大规模入侵的罗斯人吧!
某种意义上,他觉得这场战争属于决裂的兄弟之间的生死之战,但彼此曾是兄弟,也许事情不该做得太绝。
哈肯有着和平的幻想,不过罗斯人明显是在下死手,那就别怪自己也狠毒了。
长子西格法斯特从未上过战场,他本人在经商方面的水平让哈肯放心,不过这小子的身边总是聚集着一众来自丹麦的侍卫,这群家伙讲述着故乡的英雄们的光辉事迹,无不是挑动着他的心。
成为一名战争酋长,带着精悍的战士去和强敌决战。
被商人之神弗雷祝福的人,能否也得到奥丁的支持呢?
这一群人走到了昨日的战场,地上躺着的尸体皆已松软,他们狰狞的灰白色面孔,还在诉说着昨日的恐怖。
西格法斯特冷眼视之愤怒不已:“这都是罗斯人干的?是那个罗斯的阿里克。”
“必然是那个屠夫。”侍卫队长格伦德保持着警惕,要求兄弟们把尸体抬到一处。
“兄弟们,走吧!暂时不要管这些死者。我们过了土丘找到那个阿里克,我要亲自砍了他的脑袋!”
丹麦人侍卫们无法确信金主的勇猛,不过未来之战关系着全体岛民的一切,就只好听从号令收手,并时刻警惕着潜在的危险,保护金主的小命。
他们翻越了土丘,当雾气渐渐稀疏,不远处一片发黑的区域,与整个枯黄的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看清楚细节后,很有精神的西格法斯特现在也谨慎起来。
他举着剑质问:“你们说,那里该不会就是桥村?”
“那里就是桥村,屠夫焚烧了它,杀死了所有没来得及撤走的人。”
站在高处的西格法斯特看得百爪挠心:“他们就杵在那里让人砍?他们,就不知道反抗?”
西格法斯特听得真想哈哈大笑,他忍住了:“大人,如果你要袭击一个目标,难道还是慢慢走过去?让对手准备好了再和他作战?”
“嗯?难道不应该吗?”
“如果是战士之间的决斗当然要将这些道理,可是,罗斯人这几年可曾讲过道理?卢库卢耶村应该已经完蛋了,至于桥村,聪明的村民全都跑了,只有少数人舍不得财物没有走,他们被杀实属活该。”
西格法斯特想想也是,再看看那边的黑炭般的村子,一种恐惧感竟左右他的身子。“也许屠夫阿里克还没有离开,我们贸然过去,一定会与他们决战。也许,那些罗斯人全在村子里。”
“大人,你怕了?你刚刚的勇气呢?”
“格伦德,你在质疑我?”西格法斯特额头顾着青筋,他使劲扶好头盔,主动拎着剑向前走去。
侍卫长与兄弟们相视一笑,也纷纷拔出剑快速走在金主前面。毕竟这个第一次上战场的年轻商人要是死了,他自立为王的老爹可会代劳给佣金?不怪罪就算好的了。
国王哈肯确实给队伍里的丹麦人侍卫有过交代,这次大胆的侦查活动,涉及到具体的作战,丹麦人格伦德有极大的发言权。
五百人的队伍分散前进,他们多是手持剑与斧。有三十多名弓手混在队伍里,只是不要奢望他们的短木弓有多大的威力。
这支哥特兰军队的每一个战士在这一刻都做好了厮杀的准备,他们前进的步伐极为小心。
他们走在稀疏的麦田上,警惕着周围树林,谨防中了罗斯人的埋伏。
就在大家快接近村庄残骸之际,侍卫长格伦德宣布暂停,兄弟们纷纷半跪在麦田里,一支支剑插在地上。
西格法斯特实在不解:“怎么不走了?”
格伦德随手揪出一穗燕麦,搓出颗粒塞进嘴里:“是好麦子,很快我们可以收获。”
“喂!我问你为何不走了。你该不是怕罗斯人。”
“保持安静。”格伦德要求自己的金主用心去感受,可西格法斯特能觉察出什么?
“别磨蹭了,我要你带着兄弟们一拥而上,区区一个残骸你在怕什么?”西格法斯特不想磨蹭,他猛然站起来,对着蛰伏的战士愤怒大吼:“你们难道是懦夫吗?都给我上!敢有不上者,你们别想拿报酬!”
看看金主这疯狂的样子,气得格伦德直接将他踢到。
恰恰就是此时,一群乌鸦突然从残骸中飞出。
“你好大胆,居然敢!”
格伦德的眼睛凝视着前方,他严肃到僵硬的脸,也让西格法斯特感觉到了危险。
“大人,残骸里有东西?乌鸦受惊了。”
“啊?总不会是什么怪物?还是,罗斯人在那里?”
该怎么做格伦德心里有数,遂有三十个战士脱离大部队,作为斥候去一探究竟。
就在这时,废墟之内宿营的阿里克,已经被手下唤醒。
苏醒后如厕的罗斯战士发现了逼近的人群,他们数量极多!惊慌中他瞬间藏匿进残垣断壁里,爬行着跑到大家睡觉的地方,推搡所有酣睡的人起来战斗。
敌人来了,该怎么办?
战斗!这是兄弟们的命运之战,哪怕大家人数是劣势。
阿里克勒令兄弟们收拾好自己的蓝白色的长衫,它实在太扎眼了。接着命令大家必须穿戴好缴获的麻布罩袍,遮盖住各自的金发,并双手抹着炭块把自己的白脸和金色胡子涂黑。
二十名十字弓手已经上弦,箭矢瞄准着敌人。
这番准备之际,废墟里的乌鸦全都飞了!
“他们是派遣斥候?真是愚蠢!也好,让我可以好好消灭这些人。”阿里克看到了杀戮,现在这是他最喜欢的了。他又急令埋伏的兄弟:“十字弓手,把他们放近了射击。其他人,听我命令一拥而上砍死他们。”
召喚王朝
哥特兰的斥候排着稀疏的队伍谨慎前进,他们努力凝视废墟中的敌人或是怪物的踪迹,也逐渐接近第一幢烧毁的农舍。
时机已到!
傾世帝女花
阿里克做了手势,二十支箭矢带着嗖嗖声击中目标。
多达十人当场中箭,喷着鲜血丢掉武器倒在地上。
“兄弟们!杀!”阿里克举着双剑第一个跳出掩体,他涂满炭粉的脸让他怪异而恐怖,而他在上午的太阳下剧烈反光的两支钢剑,更增添了他的气势。
十多名罗斯战士率先冲锋,就在敌手被打懵之际,十字弓手又完成了一次装填。
阿里克得到了一次火力支援,剩下的斥候已经所剩不多了。
短兵相接开始了!
阿里克伸着舌头好像要吃了敌人,他悟出了一些耍双剑的招数,如同一把剪刀,干净利落地剪掉了两个敌人的脑袋。
却也有两名罗斯战士在混战中,被敌人的斧头砸断了胸膛当场阵亡。
为了行动快捷,阿里克和他的手下最后抛弃了所有的锁子甲,他们是轻装行动,整体也变得缺乏防御力。
哥特兰斥候的失败不可避免,不过他们本身就是肉侦,他们用命钓出了藏匿的敌人。
“那不是罗斯人是什么?兄弟们,给我砍了他们!砍一个脑袋十个银币!”西格法斯特站起来巨剑叫骂道。
广大的战士一听有赏,发了疯似的全体冲击。本来侍卫长希望队伍的冲击尽量保持秩序,现在全体乱了套,也就只好加入乱战中。
已经无需任何的阵型,哥特兰军队就是要庸人数的优势,如泥石流一般彻底淹没敌人。
阿里克的双剑在滴血,面对着奔流而来的洪水,他无所畏惧。但他的战士们,已经自发的开始退却。
他举剑大吼:“都别退!跟我继续战斗!这是我们的宿命,冲啊!”
老大是如此的勇猛,兄弟们要是撤走了,还有脸回去见公爵大人?
“那就一起战死吧!”有战士大吼完,嗷嗷叫地紧跟阿里克的脚步。
十字弓手们完成第三轮射击,他们纷纷扔下十字弓,拔出剑与斧,端着盾牌参与到厮杀中。
三十多人攻打五百人?!
西格法斯特被他的手下保护得很好,他实际是脱离战场,看着丹麦佣兵和武装岛民,与这群杀人不眨眼的罗斯屠夫决战。
“这就是罗斯人?就这么一点人?看来战斗很快就会结束。”
奈何战斗的发展完全出乎西格法斯特的意料。
閃婚蜜愛 木木雨
手持双剑的家伙分明就是狂战士,在他是周围已经倒下了近乎二十人!
狂战士的剑已经成了红色,而其本人乌黑的脸也被血浆洗成了红色。
阿里克张开血盆大口,大声嘲讽:“哥特兰人!我是阿里克,罗斯的阿里克!现在我登陆你们的岛,就是看你们的头!来吧懦夫们,和我战斗!”
阿里克彻底曝出了自己的身份,得知这一恐怖的名号,大量的武装岛民纷纷退却。
大明仙人 隨雲仙人
这个屠夫实在太凶狠了,连带着他的手下都是一群狠人。
追随阿里克的战士们可谓他的亲信,他们在战斗中积攒了丰富的“砍杀哥特兰人”的经验。
束婚 清矜
又有五名罗斯战士战死,然地上躺着的有更多的哥特兰人。
有罗斯战士脸上多了深深的伤口,血液不停地流淌。大家喘着粗气,已经开始显露疲态。
阿里克强打着精神,他知道继续战斗下去,今日便是自己的死期。如果战死,他丝毫没有遗憾。兄弟们会为他报仇,儿子阿斯卡德也必然会被留里克好好照顾长大。那就在战死前多砍杀一些哥特兰人吧,让未来的战斗罗斯人能更顺利的胜利。
特種軍官的寵妻 晴子卿卿
阿里克耍着双剑,血迹纷纷被甩掉,又露出它们本来的瑰丽亮白色泽。
他以气场震慑住对手,哥特兰军队已经不敢轻举妄动。
鄭王天下 憶枕中夢
“这个家伙,得到奥丁的祝福了?怎么这么能打?!”西格法斯特气得跺脚,他也为战斗的恐怖所震撼,心想着这要是自己亲自去砍杀,怕不是小命不保。
侍卫长格伦德呲着牙,他急令队伍里的弓手集结,趁着双方进入诡异对峙之际突然出现在阵前。
弓手开始放箭,便有矗立休息的罗斯战士突然中箭。
甚至是阿里克,他的左臂也被一支宽刃箭簇割伤。
“啊!”他一声尖叫半跪在地,看着自己的灰色布衣开始渗出血迹。
罗斯战士纷纷聚集在他的周围,构成一堵盾墙抗住敌人的箭矢。哥特兰人的弓射出的箭簇根本打不穿橡木盾,盾墙之后,有战士使劲拖拽着阿里克,要求他撤出战斗。
“不行!我宁可战死在这里!我要砍死这群恶棍!”
一名战士死命拖拽着:“老大,你可是我们的旗队长,你要是死了,谁来指挥第一旗队?我们还要和他们决战,你怎能如此简单的战死?难道奥丁希望这样?你看,乌鸦在战斗前已经全部飞走了!奥丁不想你死!”
这话说得实在有水平,那些乌鸦被当做神的化身,或者说是神的眼睛。乌鸦群离开了,神对这场战斗也必是不关心的态度。
那么战死在这里岂不是很窝囊?
阿里克突然决议撒丫子跑路,兄弟们轻装撤退,跑得可是比这群穿甲的家伙更快。他们最好来追击,这样与主力接洽后,罗斯大军就能轻易击溃他们。
然而,西格法斯特望着罗斯人的盾墙狂妄地叫骂起来:“哈哈,你们的箭矢不是凶狠吗?现在看看我的箭矢,感觉怎么样?你们不是很能砍杀吗?现在居然成了乌龟!”
“阿里克!罗斯的阿里克!你算什么东西!一个龟壳中的懦夫,你只能砍杀贫苦的农夫和无助的女人,你只能拿牛羊撒气。”
“懦夫,给我站出来!我!哥特兰王位的继承者,西格法斯特,我会砍掉你的脑袋!”
本来要撤的阿里克暴怒了,他猛然站起身,根本顾不得流血的左臂,他在狂躁中根本感觉不到疼痛,猛然的起立直接冲开了作为屏障的盾牌。
他无视着嗖嗖而过箭矢,又要举剑继续厮杀,可他还是被不下拦住了。
意识清醒的兄弟们都认为这是敌人肮脏的激将法,大家不是懦夫,只是想要活着参加最终决战。
“大人,我们必须撤走!不要信了那个……啊!”劝谏阿里克最费心思的战士,他竟被一支箭打穿的脖子主动脉,鲜血喷了阿里克一脸。
战士倒下来,如此的致命伤他很快便会死去。
阿里克顺势半跪下来,一支流失正中他的头盔,好在铁片挡住了伤害。
在场的兄弟们跟着阿里克在海上乐此不疲的劫掠已经是第三年,这位快要死了的战士也是三年前跟着他登岛复仇的老兵呀。
战士自知时日无多,勉强嘟囔:“快走!带着年轻的兄弟走,回去见到公爵,见到留里克,告诉他们一切,为……我们报仇。带不走十字弓就砸毁,不能让他们夺走。快走吧!”
说罢,着战士强行爬起来,顾不得喷血的脖子,又拎起盾和斧头,以最后的力气大吼:“保护老大!掩护老大撤离!”
喷血的战士眼睛里只有杀戮,他的身上不断中箭,就连哥特兰弓手都被这无畏的气场震慑。最后,这位战士终因流尽鲜血,带着胸前的一堆箭矢,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真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一个忠诚的侍从。”格伦德不禁赞誉道。
“是一个莽夫。还有那个逃走的人,屠夫阿里克,现在他该叫做懦夫阿里克!”西格法斯特狂妄笑道,“格伦德,解决这群不怕死的恶棍。至于那个阿里克,让他滚吧!”
“嗯?”格伦德大吃一惊,“你不是要砍了他的脑袋?岂能放走他?”
西格法斯特摇摇头:“比起这些冲锋的战士,那个阿里克就是一个懦夫。你瞧,那几个逃跑的家伙就像是丧家之犬,我不想斩杀懦夫,我丢不起人。”
格伦德心里在狂笑,他觉得自己的金主愚蠢又狂妄,整个战斗着家伙都在看戏,最后又标榜自己是勇士?西格法斯特,这个家伙就是商人,根本就不配做战士。当然,给这家伙当侍从,兄弟们是要拿钱的,也就不把鄙夷的话说在明面上。
到底这货是金主,格伦德只好带着丹麦的伙计们冲在哥特兰岛民战士前,将决死冲锋的罗斯战士斩杀殆尽。哦,也不尽然,他故意留几个活口,一来是审讯问出罗斯人的情况,二来也是让金主本人完成斩杀,从而给国王交代一个“王子也斩杀了凶狠的罗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