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84o精华小說 美利堅傳奇人生笔趣-第1886章 想做風流鬼嗎?-7oy7q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
维加斯。
艾利儿正一个人坐在‘爱琴海酒吧’喝酒。
朗姆酒,她喜欢甘蔗散发的蔗糖味。
自从放弃协会主席的职位后,她就很少再回到这里,所有的生意全都交给助理和职业经理人来打理。
相比赌场带给她的收益,交由科利亚打理的生意,才是她所关注的重点。
她知道有人不喜欢这些生意,包括她的家庭,父亲在内。
但她不在乎,人人都有野蛮生长的时期。
想要在这个物质横流,日新月异变幻中的新世界占据一席之地,就要敢于去争,去抢。
重生之性福很簡單
如果,当年她的母亲没有去争,去抢,不够强势和冷酷。
在荒漠小镇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人干掉,取而代之,哪里还有后面的故事和自己。
在这片野蛮的土地上,仅靠父亲的大名可吓不到那些亡命之徒,当年是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艾利儿这次回来的唯一理由,是她和科利亚有些事要处理。
最強保鏢混都市 小風
基因掠奪者 天一
魂鬥蒼穹
这件事关乎他们的生意和未来。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小姐。”双鬓发白,文质彬彬的老男人自认很有魅力的坐在她的身边。
24岁的艾利儿长得亭亭玉立,她的长相既继承了母亲柔和妩媚的一面,又继承了来自父亲的立体感。
黑色的长发光滑如丝,一系亮银色的连衣裙衬托着她如黄蜂般的腰身和翘臀。
可以说自从她坐在这里以后,大厅里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就算是女人,也会被她的性感妩媚所吸引。
“有何贵干?”艾利儿懒惰的用手撑着头问道。
“我想请你喝一杯。”老男人笑眯眯的看着她,目光充满欣赏和贪婪。
“不,你不想。”
艾利儿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选择现在离开。”
说着轻咬嘴唇的动作,让老男人差点发疯,为什么他从未在这里见到过这名尤物,他可是这里的常客。
“嘿,你占了我的位置。”就在老男人准备展开攻势的时候,有人按住了他的肩膀。
“滚开。”
扭头看向来人,老男人瞬间变色,起身道:“抱歉,先生,我有些喝多了。”
“我想也是。”
来人轻拍着他的肩膀微笑道:“现在,滚出我的出场。”
“好的,我现在就走。”
赶走和艾利儿搭讪的老男人,对方坐在他刚才的位置。
“好久不见,克洛斯!”艾利儿认得来人,实际上早几年见到自己的时候,对方要脱帽以示尊重的称呼她为‘女士。’
“好久不见,艾利儿。”作为发展协会的成员,克洛斯对她同样熟悉。
“怎么,你也想请我喝一杯吗?”艾利儿好笑的问道。
“如果你需要的话。”克洛斯。
“所以,你搞不定我父亲,打算F-K他的女儿来报复,这就是你想要的?”
“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克洛斯,克洛斯。”
艾利儿满脸嘲弄的摇着头:“或许我们现在就该去你的顶层套房里来一发,怎么样?”
端起酒杯,艾利儿优雅转身,勾手道:“来吧,你会成为一名风流鬼,我会让你在处决前爽翻天的。”
克洛斯面色冷厉的站在原地,他甚至不敢向前多走一步。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单独和艾利儿一起走入电梯,迎接他的会是这样的后果。
那个从不现身,却遥控着这座罪恶之城的男人,会选择在某个夜晚,在河边、水渠或小巷旁,亲手处决掉他。
第一狂:邪妃逆天 琥珀晴川
克洛斯的小日子过的不错,虽然有个酗酒疯狂的老婆,但他还有四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富裕光鲜的外表。
这样的小日子他不想失去。
所以,直到艾利儿走入电梯,充满诱惑的表情转变为深深的鄙夷和嘲弄。
勾动的食指收紧,修长纤细的中指向天竖起,送给他最亲切的问候时,克洛斯依然站在原地像什么都没看到。
随她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永远挺着扑克脸的影子丹尼。
“科利亚到了吗?”
“他在凯撒宫。”
超級黑道特工 快樂的茄子
“明早出发,你和我一起,还是留在……”
“我是你的保镖!”丹尼表明自己的立场。
实际上,当他被老板派到维加斯,到艾利儿身边的时候,他就已经没得选择。
“很好,有你在,我想安全上不需要我再担心。”艾利儿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
“当然,我确信!”这点自信丹尼还是有的。
电梯打开,艾利儿来到房间门前,侍应打开房门:“欢迎回家,艾利儿小姐。”
“谢谢。”慷慨的100美刀小费,让侍应笑的更加真诚。
“丹尼,去找科利亚,熟悉他手里的资料,等我们到古巴,你会用到的。”
交代完该交代的事,艾利儿关上门,挑开肩带任由衣服掉落,迈着愉快的步伐,转着圈走入浴室。
她要泡个热水澡,听听音乐,再好好的喝一杯。
等夜晚结束,新的一天开始,她将踏上前往古巴的路途。
……扑街求订阅……
蒙大拿,黄石公园。
在报道、电影、美剧里不知看到过多少次,亲自来却有不同的感觉。
“那边就是大提顿国家公园,有很多野生动物,雄鹰、黑熊和狼群,你能想到的都能找到。”
为他们讲解带路的导游,来自附近的岩石牧场,家族传承四代,到了第五代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经营。
新旧时代的交替,年轻人们只想去大城市寻找机会,他们向往绅士的上流生活。
重生之富豪修仙
不是每天傻乎乎的骑着马,赶牛追羊,给畜牧接生,搞得浑身屎尿臭气熏天。
霸道校草的刁蠻丫頭
可以的话,他们宁愿丢掉这份已经沦为负担的家族传承。
带着崭新的,带有墨香和温度,美妙数字的支票,到四季酒店的高级套房里住上一整个月。
这才是现状,是未来!
“我喜欢这里,虽然有些干燥。”看着空气里吹荡的黄沙,李子涛的语气多了几分嘲弄。
这里的天气实在是太干燥了,很脏,灰尘飞扬,鼻腔里全都是苦涩的味道。
要是现在能搞到人工降雨的话,李子涛非常希望能给这鬼地方来一场。
干燥的空气让他的皮肤都开始发痒,这些年跟着老婆体验不少spa,他的肌肤都脆弱了。
水滸傳 施耐庵
看来他要告诫家里的男孩子们,要尽量远离spa,否则他们会变成钢铁丛林里的猎物,就连大自然的微风都在对此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