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q7xy精彩都市小說 灰塔的黎明 線上看-第四百章 木劍與鋼叉(下)分享-tbgkq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对于人类来说,剑七这一棒的速度是快如流星,带着气的脚步身法纵然不是小凌虚步那样特定的轻功,也已经令人惊叹。更别说他本就最擅长棍术,手中铁棒犹如臂膀般施展开来,一龙一蛇是变化万端。
富貴少爺 指風
尤其棍棒乃百兵之祖,本就可融百家之法,此时这一劈,就是用的双手大刀的架势要力劈华山!
问题是话得分两头,这人类中一等一的功夫身法放到非人之中可能就没有那么了不起了,尤其是对于恶魔魔鬼这类本就出身凶恶之地的生物来说,他们的生存环境与身体构造都是为了应对比俗世凶险百倍的危机,区区一个人类高举铁棒奔着脑袋砸下来,还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因此,手里钢叉还未来得及摆正的魔鬼只是冷冷一笑,他甚至还主动向前伸了伸脑袋,把头壳放在铁棒最得力的位置,接下来就是一声脆响。
精靈寶可夢之萬物兌換
“噹!”哪怕是铁棒和刀刃碰撞也没法发出这么清脆的响动。剑七在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酥麻感的同时也不得不开始思考,对面这家伙的脑袋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怎么会挨了他正面全力一击还毫发无伤。
怎奈短兵相接可不是你一招我一招的演练,当寻剑者的攻击宣布无效后,魔鬼就发起了猛烈地反击,可能是受到了剑七的启发,这家伙也不再拘泥于发挥三叉戟刺击的能力,转而将钢叉作为棍棒般横扫过来!
“我…”剑七本能的想要举起武器抵挡,可他的双手已经在刚才的交锋中被震麻,此时手上的反应一慢下来,铁棒只是稍微阻拦了刹那便被弹开!好在他顺着这股弹开铁棒的力量直接下腰来了个铁板桥,算是堪堪让过了这很可能会把自己拦腰打成两段的一击。
然而事情可没那么容易结束,魔鬼得了上风就没打算再给寻剑者反击的机会,他仗着自己掌握战斗的主动权,不停地发起攻击,砸刺挑抡,一时之间让剑七只有招架躲闪的能力。
所幸,这魔鬼对武艺并不精通,熟于刀枪的剑七很快发现自己的对手其实并没有什么成章法的攻击方式,只是凭着卓绝的身体素质将蛮力发挥到极致,就连现在将他压制住也不是因为魔鬼的招式连绵,纯粹是那骇人的臂力强行中断了武器上的惯性,这才有了持续攻击的结果。
那么该怎么对付这样的对手呢?是等待他体力耗尽,还是险中求胜尝试再来一次致命一击?这两个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主意,人不会比魔鬼更具有耐力,攻击也难以奏效。
“嗡!”钢叉从脸颊划过,翻起皮肉溅起血花,伤口很浅,却带着火辣辣的疼痛,那是被极热的金属烫伤才会有的感觉。他之前就注意到了,在魔鬼的三叉戟尖端凝聚着恐怖的热量,那股热量让黑钢制成的尖刺变成令人胆寒的猩红色,就像刚从锻炉中被夹出来的金属条。
要命,真要命,被那东西扎上一下,恐怕连灰袍也就不回来了吧。剑七这么想着,皱了皱鼻子,忍着疼痛继续抵挡对手接下来的攻击,可这样的消极抵抗还能持续多久呢?
“你变慢了,你要完了。”魔鬼的话可以被理解为挑衅,也可以被理解为宣判。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剑七的体力在不对等的力量下快速消耗,尽管每次寻剑者都在依靠着各种技巧将对手的力道分散,可一力降十会,就是个完全不懂功夫的孩子,只要有这样的力道和速度,取胜也只是迟早的事。
剑七咬着牙,再一次用铁棍隔开了攻击,他的体力确实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作为一个人类,他能和魔鬼一对一战到现在已经相当了不起。然而带着荣耀死去与屈辱的死去都是死,在眼下这个局面中没有任何区别。
他不能死,因为他的死会让这次计划产生问题,会让另外两队人马都陷入困境之中,他一人的命现在关乎着的是许多人的存亡。可信念有用吗?如果发自内心的抗拒死亡,那么死亡就会离开吗?当然不,死亡是很固执的。
“哈哈,你完了!”又一次交锋,这次步伐稍微虚浮了些,导致格挡时没有站稳,进而整个人失去了防御的架势,那钢叉一拧,荡开了铁棒,直取剑七的心口!
邪惡上將
剑七噔噔噔脚步朝后暴退,可魔鬼的武器却如影随形,只要他慢上一点就会捅进胸膛。这个局面,已经是死局了。寻剑者两眼一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就要放弃抵抗等死。就在此时,他的胸口猛然间涌入了一股清凉,本来已经枯竭的体力在这股清凉之气的补充下居然又有了生机!
打爆星球
“嚎!”隐隐之间,只听得狮吼之声从寻剑者的胸口传来,声音的源头不是他处,正是那枚被石老交由阿塔带回来的玉石挂坠。听到狮吼声的不只有剑七,魔鬼也听到了这声吼叫,心下一惊,手中一停。
这一息之间,寻剑者就靠着吊坠中涌出的一股生气,重新找回平衡,躲开了必死的尖刺,重新与魔鬼拉开了距离。但这也不意味着两人间的局势扭转了,剑七依然不是魔鬼的对手,哪怕他的体力现在有所复原,再被逼入死境也就是十招之间。
“给我,你的血。”声音,从耳边传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几乎被炸成焦尸的吸血鬼女仆。可能是经过这短暂的休息,血族顽强的生命力让她居然站了起来,此时恰好伏在了剑七的背上,对后者轻语道。
这本该是个挺香艳的状态,怎奈这两人一个疲惫不堪,另一个更是如行尸一样。
“也罢,要不然在下也得交代在此。姑娘,你要血就拿去吧。”命都快没了,血又有何妨?况且万一这女人吸了自己的血能逃出生天,把这里的事告诉别人也是好的。剑七没做多想,算是答应了将血给对方吸食。
这一答应,紧接着就是脖子上一疼,虽然脸上的皮肉几乎烂光了,可那两颗犬齿尖牙还好好的长在女仆的上颚上,此时毫不客气,一口就咬在了寻剑者的动脉上,吮吸其他的血来。而且在吸血的同时,这女人还爬到了剑七的背上,双手扣在他的胸前,两条腿盘在腰际,像是个人肉背包。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她也明白,吸血不是很快能完成的事,魔鬼不会给他们时间的。
果不其然,经过刚刚的变故,魔鬼也收起了戏谑的姿态,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时间并非无限的,此时是靠着刚才死在爆炸中的那些生灵以及提前埋在此处的血祭才得以现身,等到时间一到,他就不能再如此直观的影响这个世界。
他已经不想再和这个人类纠缠下去了,赶紧杀了他,然后趁还有机会冲到大街上大开杀戒一番,也不枉这一遭。想到这,魔鬼不再犹豫,再次挺起钢叉杀将过来!
虛空大帝
剑七身上挂着个人,而且还被吸着血,可他的意识还是清楚的,身上那股清气也还没散干净,凭着这最后一点气力,他举起铁棒,再次与魔鬼周旋起来。当然,这一次魔鬼是起了杀心,每一下攻击都凶险了百倍。可寻剑者早已在之前的战斗中摸清了对方的攻击习惯,左右腾挪之间竟是没立刻落败。而随着他们的缠斗,挂在剑七背上的女人,也正在飞速的恢复着她本来的姿态。
等到又打了十招左右,寻剑者因为失血和疲劳已是彻底的强弩之末,手里一软,铁棒被钢叉振飞了出去,整个人向后跌倒。可他还记得背后背着个人,为了不把女人压在身下,在跌落的过程中,他竟主动转了个身,面朝下去碰撞嶙峋的地面。
冤家路窄:兔子專吃窩邊草 慕容顧歌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剑七的鼻子停在和废墟几乎接触的地方。然后他就被轻轻放下,在他的背后,是一位背上同样长着蝙蝠翅膀,双目通红的美丽女性,她的嘴唇中露出两颗还滴着鲜血的犬齿,哪里还有刚刚奄奄一息的样子?
“这里不是你的炼狱,魔鬼。这座城市属于荣格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