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三日回门,凌画早早起来,去找宴轻。
管家带着人清点回门礼装车。
宴轻今日醒的早,没等凌画找上门闯进屋,他便已经在屋外等着了,见她来了,对她说一句,“走吧!”
语气寻常,没有半丝昨日冷脸甩袖而走不高兴的痕迹,看起来十分配合她回门。
凌画眨眨眼睛,对于他的给面子很知足,诚实地说,“哥哥,我还没吃早饭。”
宴轻脚步一顿,对她挑眉,“谁让你不吃的?”
凌画看着他,“我醒来后就过来找你了,想着跟你一块儿吃早饭。”
宴轻扭开脸,“我已经吃过了。”
凌画站在门口,看着干净的桌面,屋子里的饭菜味还没散,看来是真吃过了,她叹了口气,“那我要饿着回门吗?”
宴轻没好气,对外喊,“弄饭菜来。”
他说完,转身又坐回了桌前,催促她,“快点儿吃,没那么多功夫等着你。”
凌画笑着点头。
熱門言情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展示
厨房的人将饭菜端来,逐一摆上桌,十分丰盛。
凌画拿起筷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既没有听他的太快,也没有太慢,是她往日吃饭的速度,宴轻瞅了一眼,没说什么,径自坐在一旁喝茶。
凌画吃了个半饱后,放下筷子,对他说,“走吧!”
宴轻瞥了她一眼,“吃饱了?”
吃了那么点儿,能饱?
凌画很诚实,“半饱,怕你等急了。”
宴轻没好气,“你继续吃,免得半路上喊饿。”
凌画其实就是故意的,见他这样说,重新又拿起筷子,吃的慢条斯理。
宴轻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心计深心思多,处处给他挖坑,各种小心思,有隐晦的,有明明白白的,一百年怕是都改不了算计人,这么短短的功夫,又对他用上小心思了。
他耐心地等她吃完,才眯着眼睛对她问,“对我处处用小心思,你心里很得意?”
凌画眨眨眼睛,伸手扯了他的袖子摇了摇,小声说,“哥哥,女儿家的小心思,不要用算计的眼光来看的话,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你可以当做乐趣来看。”
宴轻扯出自己的袖子,没好气地说,“敬谢不敏。”
算计人还如此的理直气壮把歪理邪说当做正当理由,也只有她做得出来。
凌画叹气,看来这么小的一件事儿,小心思,以后在他面前都用不得了,但是若用不得,那么,她以后该怎样与他相处啊?那可真真干干巴巴,无计可施了吧?长久下去,他会不会觉得无趣无聊想休妻?
宴轻本来已站起身要走,眼角余光扫见她叹气,又扭回头,“你叹什么气?”
她还叹气?诡计多端的人,他觉得没资格叹气。
凌画委委屈屈地看着他,苦巴着脸,感慨了一句,“做人真难。”
宴轻被她气笑了,“没看出你哪里难了!”
她难为别人还差不多,自己哪里难了?算计人一套套的,不是很轻易就让人上套的吗?比如他。一顿酒就把自己给卖了,弄了个未婚妻,如今又娶进门来供了个小祖宗。
凌画扁嘴,“我的难处,你又怎么能知道?”
喜欢一个人难,他没喜欢过人,又哪里知道了?
她惆怅地站起身,有些没精神,“走吧!”
早点儿回门,也好早点儿收拾她四哥。
宴轻看了她一眼,见她一副真的很难的样子,撇开脸。
二人一起出了紫园,来到府门口。管家已带着人装好了回门礼,见二人来了,连忙笑着拱手,“小侯爷,少夫人。”
宴轻扫了一眼马车,蹙眉,“怎么装的这么少?府里没银子了吗?”
他记得,昨儿凌画进宫敬茶,可是装了满满一车敬茶礼的,虽然也得了太后和陛下的赏,带回来了不少,但也不是如今这么半车的礼。
管家连忙看向凌画,“是少夫人的吩咐。”
其实他也觉得回门礼少了。
宴轻看向凌画,对她质问,“怎么?你是觉得自己回娘家不必带那么多礼?还是觉得自己不值得多带些回门礼回去?还是觉得端敬侯府没银子了出不起更多的回门礼?”
凌画一下子被问住了,“要带那么多礼做什么?哥哥们和两个侄子什么也不缺的。”
不说凌家的产业,就说她手里的产业,但凡在京城的,也都交给了三哥、四哥管,缺什么少什么,一句话的事儿,就会有人送到府里。两个小侄子的吃穿用度,也都是最好的,谁家缺东西,凌家也不缺的。
回门礼,也就是意思意思罢了。
“太后也不缺,陛下也不缺。”宴轻冷眼看着她。
“陛下和太后自然不一样啊。”凌画有些闹不懂宴轻生什么气,“不是回门礼我自己做主的吗?”
優秀都市小說 催妝 ptt-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展示
宴轻转身往回走,“那回门你也自己做主自己回去吧!”
凌画,“……”
她哪里做错了吗?她看向管家。
管家连忙说,“哎呀,少夫人,小侯爷是觉得您的回门礼带少了,生气了,您快追上去啊。老奴这就带着人将早先您筛选下去的东西重新搬上车,不管凌家有没有,都送过去。”
凌画此时也明白了宴轻是觉得她的回门礼带少了,虽然她自己觉得够了,但既然宴轻不高兴了生气了,她还是赶紧追了上去,一把拽住了宴轻的袖子,不管如何,先认错,是她在宴轻面前近来新学会的技能,“哥哥,我错了。”
宴轻停住脚步,“你有什么错?”
回门礼这般简陋,是看不起谁?这个时候,就不怕人笑话她了?也不怕他家里的哥哥侄子们觉得他薄带她了吗?不怕半路上遇到与她不对付的朝廷官员嘲笑她不值钱了吗?
凌画诚恳认错,“我不该不问问你的意见,就私自做主。”
哪怕这是她的回门礼,也不行。
宴轻冷着脸,“所以呢?”
凌画立即保证,“下次我一定先问过你的意见。”
哪怕是回门礼这样的在她看来是小事儿的事儿。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宴轻不说话。
凌画伸手拉他衣袖,软声软语,“哥哥,第一次大婚嘛,我不太懂,以后……”
宴轻抓住她的话,“你还想大婚几次?”
人氣都市小說 催妝 愛下-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閲讀
凌画:“……”
真是多说多错。
她耷拉下脑袋,“没想几次,就是……”
她如今怕是要遭受史无前例的打击了,在他面前,说什么话,都是错,都能被她揪住把柄,做什么事儿,她觉得没关系,但却踩了他的雷。
她觉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不用他休妻,她怕是就要打击的自己给自己写一封休书,然后卷铺盖滚出端敬候府了。
“就是什么?”宴轻盯着她问。
凌画深吸一口气,“就是我下不为例。”
当年三哥那么严苛地盯着她课业,也不像今日这般,像个学生,不敢出丝毫差错。她是嫁了个自己瞧上且千方百计算计到手的夫君吧?不是什么严师吧?
她一时间有点儿恍惚。
宴轻看着她一副恍恍惚惚备受打击的模样,心里忽然解了些气,都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如今进了他的门,若是治不住她,以后指不定再怎么算计他呢,把他卖了,他怕是还要帮她数钱。
他扯出袖子,转身又往门口走,“跟上。”
凌画站在原地,有点儿为将来的自己担忧。
这样的宴轻,她未来的日子里,能挽回好感度跟他好好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吗?他们俩有许多不同,出生不同,成长不同,思想不同,见过的人所做的事儿皆不同,走的也是两条相反的路,却硬生生被她扯在了一起。
仅凭着一张脸,她算计他,如今多了一腔心意地巴着他,成了这端敬候府的女主人。如今他摆明一副处处看她不顺眼挑她毛病找她茬的态度,昨日没打算听她那些从自己这个当事人嘴里说出的过往,今儿因为回门礼便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明日还有什么?后日还有什么?会不会以后每一日,都是这般?见了面,三句话,就肯定会生出不愉快的事儿?
宴轻走了两步,发现凌画没跟上,转回身催促她,“还站着做什么?走啊。”
凌画抬起头,此时阳光正好,宴轻一身红衣,立在明媚的阳光中,清逸矜贵,如诗似画,只一眼,似乎就能扫开她心里那些阴暗潮湿雾霭阴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