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opx2人氣玄幻小說 又見九叔 愛下-274 這章水漫金山讀書-f02i7

又見九叔
小說推薦又見九叔
《殭尸小姐》剧组的到来,改变了一些事,不曾改变的也有。
比如前来岛上唱戏的戏班,因为花旦出轨,彩排时,老公拿刀冲上了台。这一幕恰好被前来查案的石春三人见到,石春立马将持刀老公拿下,并觉得这是侦破贩毒案的突破口,大手一挥,将这对夫妻带回警局。
石春的到来,打乱了戏班安排,却造福了戏班里另一位一直觊觎花旦之位的“九姐”。
九姐原是配角,如今花旦被抓,没了人唱,一下子得偿所愿成了主角,改唱今晚“水漫金山”的女主白素贞。
这使得九姐大笑不已。
并且,因为一次似偶像剧般的男女初遇——“摔倒搂住杀”——九姐一眼看上了石春。
所谓恩将仇报……九姐决定以身相许!
无独有偶。
落跑囚妃,暴君我要離婚!
九姐的一个小妹,名叫阿秋,此次饰演青蛇。
阿秋长得挺可爱,只是有些崇洋媚外,一心想嫁给外国人,所以一眼将脸色被毒绿的警员陈龙士,当成了外国人,并瞬间看对了眼。
这两对能成不成乃是后话,随着天色暗下,戏班众人吃了晚饭,着手准备开戏。
“水漫金山”乃是《白蛇传》里的故事。
爱看经典的人,有很多。
戏班即将开演,台下坐满了人,就连隔壁剧组的肥仔、陈小豪二人,以及施丽、阿娟二鬼,也坐在台下。
他们这二人二鬼之所以在此,是因为剧组暂时还没开拍,而且今晚第一段,拍得是“殭尸小姐”初遇负心汉的剧情,暂时没他们的事。
负心汉自然由钱小明演,所以眼下钱小明不在。
“好!!”
吻安,紀先生
大戏开始,演员上台一亮相,台下立马有人叫好。
看戏与看演唱会、听相声一样,看的是气氛,气氛所至,破音也好听。
唱白素贞的九姐上台一唱,台下纷纷鼓掌,有人甚至表示比郭小生唱得还好。
“莫非相公知我是白蛇的化身~”
九姐与阿秋在台上表演,阿娟与施丽在下面看得津津有味。
鬼首傳說
这二女未看过《白蛇传》,大感新鲜。
“娟姐,我觉得这个许仙一定很有钱,白蛇变成人迷惑他,肯定想骗他家财。”
施丽一边看,一边推理。
阿娟有不同看法:“许仙许仙,许人成仙。我觉得许仙的肉,吃了之后,可以成仙,白蛇青蛇的目的,应该是吃了他。”
施丽问:“那之前干嘛不吃?”
阿娟:“被法海抢走了啊!法海一定也想吃许仙的肉!”
施丽摇头:“不可能,和尚是不能吃肉的!我看他也想要许仙的钱,或者是惦记白蛇与青蛇的美色,想用许仙引她们上钩!”
“和尚也不能近女色的!”
“我都接过好几个!”
二女争论不休,听得一旁肥仔欲言又止。
“那个,”肥仔忍不住道,“水漫金山故事很简单的……”
他忍不住将《白蛇传》简单介绍了下。
阿娟与施丽根本不信:“胖子,你这话骗鬼啊?”
肥仔是老实人,想说话,却见台上“白蛇”动作一顿。
打板眼节奏也一变。
“左边痛,右边痛,”
“想必是要生了!”
台上,白蛇开口唱道。
她唱着起身往后台跑,“青妹,我要生孩子去了!”说着,一路小跑退去,头也不回。
“还说你不是骗人?”阿娟与施丽鄙视地看了肥仔一眼,“想不到你也和骗子明学坏了。”
肥仔张大嘴巴,望着台上的戏,不知道怎么解释。
《白蛇传》有生孩子吗?
他哪里知道,因为晚上吃的东西不对,整个戏班的人,都吃坏了肚子。此时后台的厕所里,一个马桶四个人一起拉。
肥仔不知该怎么解释时,另一边,这座小岛的某一处,白日偷偷登上小岛的那两名男子,正手持一张藏宝图,借着月色,一路行走在林间。
“村南一枝梅花发,一枝梅花发石岩。花发石岩流水响,石岩流水响潺潺。潺潺滴滴云烟起,滴滴云烟起高山。高山流水依然在,流水依然在村南。”
二人一边对照藏宝图上的口诀,一边寻找藏宝的地点,费了很大工夫,终于找到了一处“宝塔”。
说是宝塔,其实并非地面建筑,而是深埋在地下。
宝塔附近,立着一块木牌,上方写着四个字:私家重地。
一眼望去,前方一块平地,中心处画着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
太极图案之下,便是藏宝之所在!
“就是这里,我们发财了!”
二人大喜,跑了过去。
“这个太极就是入口。”貌似千鹤道长之人盯着太极图,对身后之人伸手,“把锄头给我。”
身后之人将铁锄递给了他。
藏宝图上,有两段口诀,前面是带人寻找宝塔的口诀,后面四句,则是教人怎么开启宝塔的口诀。
眼下二人已破解了前面口诀,找到了宝塔,却没破解后面的,只好用蛮力挖开宝塔。
宝塔顶上的太极图案似乎是石头材质,很坚硬,二人只有破开了它,才能知道宝塔里有没有宝藏。
接过铁锄,貌似千鹤之人蹲在地上,对太极图案的一只阴阳鱼眼,猛挖起来。
身后之人亦想上前,忽然,一股阴气自他心中出现,很快,一股贪欲自心头滋生。
“杀了他!”
“杀了他,宝藏就是我的了!”
身后男子盯着前方那个一直对他很好的“大哥”。
渐渐的,他的眼中,前方那道身影,变得丑陋起来,他仿佛看见了对方找到宝藏后,要杀他的场面,顿时目露凶光,举起铁锄,用铁锄尖的那一端,猛地朝下挥去!
“滋!”
貌似千鹤之人应声而倒。
其倒在地上,后脑破了一个洞,血从头上往下流,渐渐滴入太极阴阳鱼的鱼眼,并滴了下去。
“宝藏是我的了!”
男子拔出铁锄,喘着气。
他望着前方地上的“大哥”,见他脑浆都流了出来,心知死定了。
男子打算搬开对方尸体,弯下腰,却发现地上的尸体,不知何时,竟翻了个面,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盯着他。
總裁的天價寶貝 年華
“啊!”
男子吓得一退。
他明明记得,尸体是趴在地上的,为什么……
男子心脏狂跳,他缓缓靠近,用脚踢了踢。
尸体被踢得抖了抖,却无动静。
“呼。”
男子两手紧紧握着铁锄,咽了口口水,可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尸体竟突然立起扑来,两手死死抱住他,口中带着鲜血道:“跟我一起死吧!跟我一起死吧!”
“啊!”
男子吓得大叫!
可他怎么也无法将尸体推开,最后一边后退,一边用手中铁锄,用力挖向身前尸体!
“滋!”
龍霸幹坤 霸氣的小狼
铁锄尖尖的那端,在男子拼命挥动下,一下刺入锁骨下方。
男子疼得大叫,这时才发现,哪有什么尸体抱着他!前方尸体正趴在地上,与刚刚被杀时一样;而他挥动的铁锄,刺伤的竟是他自己!
“鬼呀!!”
男子丢掉铁锄,衣衫满是血,大叫着往外跑。
仓惶之际,竟是滚下了山坡。
“郎在芳心处,”
“妾在断肠时,”
“委屈心情有月知……”
山边,隐约飘来一缕缕幽怨至极的恐怖歌声。
歌声随着男子滚落山坡的身影而去——
“相逢不易分离易啊,”
“皆复如今悔恨迟,”
絕頂牛人 松間聽魚
“不知否当日凤凰欣比翅,”
現代鹹魚生存指南
“又记否蝶负恩情,哥便自知。”
“又惜否旧爱已无身宿处,”
“念否有娘无父一孤儿,”
“猜君啊,”
“你又窥探我久病成痨,”
“不会为你伤心处处……”
……
而另一边。
宝塔上方,一具死尸趴着,血顺着太极图案缝隙往下滴,忽然,太极阴阳鱼鱼眼一空,一只手从中伸出,一把将上方尸体往下拽去……